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张掖遇匪
    安史之乱时,边疆戍卫军纷纷被调回中原作战,吐蕃和回纥乘机出兵占据了兵力空虚的安西、河湟以及河西走廊大部分地区。

    吐蕃和回纥为争夺辽阔的西域一直在进行旷日持久的战争,它们无暇顾及陇右、河湟、河西的土地,便把它们交给自己的代理人。

    吐谷浑人是吐蕃人的代理,它目前占领着陇右南部和河湟地区,而河西走廊的凉州、甘州、肃州、瓜州和沙洲五州中除了凉州和甘州一部分在大唐手中外,其他则被投效回纥的沙陀人占领,属于回纥人的势力范围。

    张掖城正好处于沙陀人势力范围的边缘,城内有六千唐军驻守,而北面的沙陀人则虎视眈眈盯着甘州南部和凉州的肥美草原。

    四月下旬的甘州依旧春意盎然,一片片树林被郁郁葱葱的翠绿色覆盖,一群群小鸟欢快地在草原和树林上空飞翔,享受着春天的气息,寻找了新的家园。

    一只猛禽在天空盘旋,不时倏然落下,捕食落单的小鸟。

    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一条官道正笔直地伸向远方,官道上不时会有一支支马车队和骆驼队走过,这时,在一艘装满粮食的马车后面,郭宋坐在大车的一角内,正兴致盎然地望着茫茫草原和远处白雪皑皑的祁连山。

    他已经在路上走了半个月,寻找野外的食物和水源对他来说易如反掌,走累了,便搭一辆车休息一段。

    从凉州过来,农田越来越少,草原越来越多,进入甘州后,汉人就不多了,主要以放牧的羌人为主,只有在张掖城附近还能看到农田。

    “道长,张掖城沿着继续向前走,我要去白亭海,我们得分手了。”

    前面有一条岔道,一条向北是去休屠湖和白亭海,那边有唐军守捉军城,马车就是去那边送粮食。

    郭宋要去张掖城,就得沿着官道继续向西走。

    郭宋跳下马车,抱拳施礼道:“老施主,谢谢了!”

    老车夫见他知礼,又是出家人,便提醒他道:“道长尽量不要离开官道,草原上最近有马匪出没,很凶残的。

    “马匪多吗?”

    “不多,但遇到就没命了,他们一般不会来官道,怕撞上官兵,一般都在草原上出没。”

    “多谢提醒!”

    马车走了,郭宋伸出两指在口中打个唿哨,天空的小鹰盘旋而下,落在他的肩头。

    郭宋对小鹰笑道:“据说草原上比较危险,可咱们得去找吃的,危险也没有办法,是不是?”

    小鹰振翅飞起,向二十几里外的一片树林飞去,那边好像还有条小河。

    郭宋立刻打起精神,向二十余里外的树林奔去。

    那是一片松树林,这个季节,树林里应该有蘑菇、松鸡、运气好甚至还能遇到鹿群。

    郭宋的脑海里已经出现小鸡炖蘑菇、烧烤鹿肉的一幕,使他肚子更加饥饿。

    渐渐跑近了松树林,他才发现这片树林很大,至少占地数百顷,算得上是一座森林了,一条清澈的小河便从森林内蜿蜒流出。

    郭宋向头顶的小鹰挥挥手,一头钻进了松树林。

    松树林内光线比较暗,脚下是一层厚厚的松针,他一眼便看见了一朵灵芝,长在一棵大松树的树干上,这个发现顿时让他又惊又喜,他在崆峒山采到过几次灵芝,这朵暗红色的灵芝至少有五六十年了,拿给师父配药绝对是好东西。

    他拔出随身短匕首,这是甘雷送给他的,十分尖锐锋利,他专门用来挖蘑菇、杀鱼。

    郭宋小心翼翼地将灵芝连根切下,放进背包里,他继续沿着小河向松林深处走去,希望能再遇到一朵灵芝。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见了前面有女人的嘤嘤哭声和哀求声,郭宋愣了一下,他脚步放轻了,一步步向前走去,绕过一片灌木,两匹马出现在他眼前,马背上有鞍,有兵器,再向下看,郭宋顿时看见让他目眦皆裂的一幕,地上铺着一条厚毯,两个男子按住一个女人正在行禽兽之事,刚才就是这个女人在哭。

    郭宋暴怒,手中短匕首飞射而出,力量极大,寒光一闪,‘噗!’的一声,竟射透对面男子的额头。

    男子惨叫一声,仰面倒地,另一名大胡子男子大吃一惊,回头看见郭宋,他扔掉女人,像猴子一样跳起,光着身子向战马扑去。

    这时,郭宋有点恍惚,他刚刚才意识到,自己杀人了,刚才那男子被自己匕首插入额头,还能活吗?

    男子跳上一匹马,郭宋这才醒悟,立刻拔出身后长剑,向男子扑去。

    男子抽出马上战刀,调转马头便向郭宋劈来,他却一刀劈空,郭宋闪身一剑刺穿男子大腿,男子惨叫一声,夹马疾奔。

    男子马术简直娴熟得惊人,郭宋一跃高高跳起,准备将他一剑劈下马时,却发现这名男子不见了。

    郭宋愣了一下,眼睁睁望着战马奔远,这时他才看见,那男子竟光着身体贴在马肚子下,难怪自己没有看见。

    战马奔出二十几步后,男子一转身又回到马背上,他一催战马,战马高高跃过小河,向森林外奔去。

    郭宋暂时顾不得他,转身去看另一人,另一人仰面倒在地上,双眼圆瞪,张大嘴,木然地望着天空,一把匕首插在他额头上,郭宋摸摸他的鼻息,已经气绝身亡了。

    郭宋心中堵得慌,虽然被杀男子高鼻深目,看相貌就不是中原汉人,但毕竟很年轻,居然就被自己愤怒之下一刀杀了,他究竟是什么人?

    郭宋只觉自己心中纠结得慌,他一回头,一个年轻妇人就站在他身后,粗布衣裙已经草草穿起,脸上有血痕,头发散乱,手中......竟然提着一把刀,眼中充满了悲愤。

    郭宋吓得连忙站起,大喊道:“我和他们不是一起的,我只是路过这里。”

    妇人忽然扑上来,目标却是地上的男子,她挥刀乱劈乱砍,发疯般地大喊大叫。郭宋忽然意识到,这个女子也不是汉人,应该是当地的羌人,她说的是羌人的语言。

    妇人竟然把男子的头砍下来,又挥刀将男子下身砍得稀烂,她这才无力坐地上,放声大哭。

    郭宋心中颇为同情,看她年纪大概在二十六七岁左右,手掌粗糙,皮肤稍黑,穿着粗布衣裙,家境应该不富裕,很可能她在放牧时被这两个男子掳掠到这里发泄兽欲。

    过了好一会儿,她起身向郭宋行礼,激动地说什么,好像在表示感谢,但又好像是让自己赶紧走。

    郭宋忽然醒悟,难道他们还有同伙,刚才可是逃掉一个。

    他急忙牵过马匹让女人上马,女人翻身上马,又指了指身后,让他也骑上来。

    郭宋虽然没有骑过马,但他的平衡能力天下无双,他轻轻跳上马,用双腿夹住马臀,手抓紧了马鞍。

    女子催马便向树林外奔去,奔出树林便向南方疾奔,郭宋几次差点落下马,但都被他稳住了。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低沉的号角声,只见十几名骑马黑衣人正向这边围拢而来,他们速度极快,很快便离他们不到三百步。

    这样可不行,两人都逃不掉,郭宋从马上一跃跳下,女子连忙勒住缰绳,惊恐地望着越来越近的黑衣人。

    “你快走!”

    郭宋向她大喊,又指了指森林,“我去森林里,他们追不上!”

    妇人明白了他的意思,一咬嘴唇,猛地催马疾奔,没有了郭宋拖累,马速变得极快,很快便奔远了。

    郭宋掉头便向森林狂奔,十几名黑衣人不管那女子,全部从四面八方来追杀郭宋。

    这时,郭宋感到脑后有风声,头一侧,一支箭擦着他的耳廓射过,钉在地上,他感到耳边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这是他从未吃过的大亏,郭宋心中大怒,拔出长剑,忽觉不妙,立刻一跃跳起,两支箭从他脚下射过。

    这时,又是一箭向他脸庞强劲射来,他挥剑劈开,这支箭的力量竟然如此之大,震得他手腕隐隐作痛。

    十几名黑衣人像猎一只兔子般,不断在奔跑中张弓搭箭,向他射来,箭箭精准,箭箭射他的要害。

    郭宋连劈十几支箭,刚靠近一人,对方便立刻催马奔远,不给他搏杀的机会,他拾起了一支箭,偏偏对方都在四五十步外,不在他的暗器射杀范围内。

    郭宋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动,他心中越来越郁闷,他忽然大喊声,“不陪你们玩了!”

    他一个凌空后滚翻,向三十余步外的森林狂奔而去。

    为首黑衣人一摆手,让众人停止射箭,他换一把弓,抽出一支大羽狼牙箭,战马轻轻奔跑,他猛地拉开弓,瞄准了郭宋的后心,用这把弓,他从未失过手。

    就在这时,一只黑影凌空落下,铁爪在他额头上猛地一抓,为首黑衣人一箭射偏,大叫一声,额头上鲜血直流。

    众黑衣人大吃一惊,纷纷指空中苍鹰大喊,抓住了这个空档,郭宋一个乳燕投林,身体消失便在森林之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