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误入密洞
    第二天,郭宋没有看见苍鹰猛子的身影,或许它在养伤,郭宋没敢靠近它的巢穴。

    第三天,还是没有看见苍鹰猛子出现,到了第四天中午时分,郭宋再也忍不住,抓住一根藤蔓,慢慢靠近了鹰巢。

    鹰巢位于石壁的中上方,是个狭窄的山洞,高约四尺,宽只有两尺,其实就是山壁上的一道裂缝。

    郭宋第一次靠近鹰巢,只见里面铺满了树枝,苍鹰正猛子躺在窝里,头却软绵绵地搭拉在窝外,两脚朝天,郭宋大吃一惊,这不是死了吗?

    他连忙攀进石缝,稍稍动了一下苍鹰的头,就像一根绳子吊在半空的石头一样,软绵绵的。

    后颈羽毛上还有淤干的血迹,应该是被咬断后颈骨,猛子挣扎着回到巢穴,还是重伤不治而死。

    ‘啾啾!’

    忽然传来细细的鸟鸣声,郭宋一低头,发现竟然从鹰腹下钻出一只小鹰,不!现在应该是只秃毛小鸡,身上光溜溜的没有一根毛,一双大的出奇的眼睛正好奇地望着他。

    郭宋连忙拎起鹰尸,它身下一共有三只小鹰,两只已经死了,脖子拉得很长,只剩下刚才那只小鹰还活着。

    “小可怜,你妈妈死了,你可怎么办?”

    郭宋放下鹰尸,伸手去捧那只小鹰,不料小鹰却在他手指狠狠一啄,一阵剧痛,血涌了出来。

    郭宋连忙用嘴吸吮,骂道:“你这个小坏蛋,不知道好歹,我非狠狠打你屁股不可。”

    他四周寻找树枝,却无意中发现石缝深处寒光一闪,郭宋呆了一下,自己没看错吧!那是柄剑吗?

    ‘啾啾!’

    小鹰跳起来拍打翅膀便向石缝外跑去,郭宋顾不得看剑,一把抓住它,把它塞进自己怀里,攀着藤蔓迅速向山顶爬去。

    ‘啾啾!’

    小鹰探着头向外张望,还好,它这时老实了,没有从郭宋怀中钻出来。

    攀上山顶,郭宋小心翼翼将小鹰捧在手中,向道观狂奔而去。

    他从小就喜欢养动物,养过狗养过猫,但最渴望还是养一只猎鹰,威风凛凛站在自己肩膀上,那种感觉,让他无比向往。

    可在城市里生活,养鹰终归只是一个梦,但没想到在一千三百年前的唐朝,他居然实现了养鹰的梦想,让他怎么能不欣喜若狂。

    郭宋一口气跑进了道观,正在劈柴的四师兄甘雨笑道:“哪里抓到的山鸡,这么小,熬一锅汤还不够!”

    “熬你个头,这是鹰,是猛子的儿子,猛子死了,儿子没人养,我打算收养它。”

    甘雷从厨房窗里跳出来,这货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厨房里,他凑上前,涎脸笑道:“这只小鸡仔就是猛子的儿子?”

    郭宋立刻警惕地看着他,“师兄,这只鹰是我的,你别想!”

    “你哪里会养鹰,你会养死的,还哥哥我来养,我收它当干儿子,师弟,交给我就对了。”

    郭宋轻轻一纵身跳出丈外,一脸肃然道:“师兄,这只鹰是我的,这次我真不让你。”

    甘雷见师弟真不肯给自己,一脸悻悻道:“谁稀罕,我自己也去摸一只来,猛子不会只有一个儿子吧!”

    “还有两只,不过都死了,只剩下它活着。”

    “算了,我不跟你争,担水去了。”

    他挑起水桶一边走,一边小声嘟囔道:“老子待它比亲生的还好,就不信它不认我这个爹?”

    郭宋懒得理他,连忙跑回寝房,把小鹰放在自己床上,他想了想,跑去厨房拿了条鱼干,一口气跑回来,却见小鹰振动着翅膀在房间四处奔跑,尖利地大声叫喊‘啾啾!’它想要飞起来,却又没有羽毛,飞不起来。

    郭宋将鱼干撕成条扔给它,小鹰一口叼住,仰着脖子,狼吞虎咽地吞进肚子里。

    吃掉两条小鱼干,小鹰似乎更有力气了,拍打着肉翅膀在房间里满屋奔跑。

    甘雨靠着门边笑道:“师弟,鹰养大容易,估计最多两三个月它就会飞了,但你想把它变成自己的鹰,那就难了,听师父说,草原人养鹰都要熬鹰,就是让它对你屈服,很艰难,可一旦成功,它就认你为主了。”

    “其实无所谓,它要飞走也随便它,只是因为它母亲之死和我有点关系,我心中歉疚,所以想养大它,就算弥补我的罪过吧!”

    “你心态不错,我建议你最好把它巢拿回来,小鹰认巢,它就会住下来,要不然你根本看不住它,被山猫一口就叼走了。”

    郭宋点点头,“烦请师兄帮我看好它,我去取巢。”

    “要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帮我看好它,我担心那个死胖子。”

    郭宋最后的声音是从悬崖下传来,甘雨心中叹息,虽然他也跳过悬崖,但最多只能下二十丈,比起师弟差得太远。

    郭宋片刻便跳进鹰巢,见巨大的鸟巢还在,他将鹰尸轻轻放在一边,想了想,便从洞穴中寻找一些泥土和石粉将三只鹰尸掩盖起来。

    这时,他又看见了那柄剑,但郭宋一下子愣住了。

    剑没有剑柄,只有半截剑钉在石壁上,剑尖朝外。

    这是怎么回事?

    只有一种情况下会出现剑尖朝外的情形,那就是里面有人一剑刺穿了石壁,所以剑柄都在石壁里面。

    “难道石壁里面是空的?”

    郭宋沉吟片刻,他慢慢爬进去,狠狠一脚向石壁踹去,这一踹之力,至少有几百斤,只听‘轰!’地一声,石壁被踹开一个三尺高的大洞,石壁竟然薄如木板。

    郭宋呆了片刻,他又将周围石壁一一用力掰掉,这时,一具白骨轰然倒下,吓了郭宋一大跳。

    只见白骨头顶还有毛发,身穿道袍,或许是年代太久的缘故,道袍几乎都脆化了。

    他忽然明白了,这个羽化的道士是靠在石壁上,自己把石壁掰掉,尸骨失去平衡,当然会倒下来。

    “前辈,抱歉了!”

    郭宋连忙一只腿跨进洞中,小心翼翼重新把白骨扶起靠好,还好,头颅没有掉。

    他随手拾起长剑,剑身后半段有点生锈,不过依然锋利,寒气森森。

    他探头进去看了看,里面略有光线,白骨在一座壁龛里,壁龛深约五尺,高宽各四尺,只能盘腿坐在其中,旁边有条很大的裂缝,里面似乎有一块大石,被卡在裂缝中,

    壁龛上全是斧凿刀刻的痕迹,令郭宋肃然起敬,这座壁龛居然是这位白骨前辈一点点开凿出来。

    他慢慢走进壁龛,透过模糊的光线,里面竟然是一座穹帐形的山洞,下面一片黑漆,不知有多深,四周石壁分布着数十个石窟,有大有小,里面依稀有坐影,不过估计都是白骨。

    “下面是谁?”头顶上忽然有人喝问道。

    这个生意很熟悉,郭宋顿时又惊又喜,“师父,是你吗?”

    “郭宋?”木真人的声音愣了一下。

    很快,一根绳子滑落下来,木真人在上面道:“你自己爬上来吧!我分不了身。”

    郭宋向上爬了十余丈,果然看见师父木真人坐在一座石窟前,冷冷看着他。

    “你怎么进来的?”

    “师父,猛子死了,我进鹰巢时发现鹰巢石壁上镶嵌着一柄剑,就是这柄。”

    郭宋把手中剑递给师父,又解释道:“结果我一脚就踹开了石壁,发现这个洞穴。”

    木真人迅速下去了,片刻,他爬了上来,脸色缓和了很多。

    “我就奇怪,这座洞穴非常隐蔽,而且入口很小,蜿蜒十几丈,分支极多,宛如迷宫,没有人引领,你绝不可能进得来,原来是这位弘济道友差点把石壁凿通了。”

    剑柄上刻着弘济二字,不知是何年何月的道士。

    “师父,这就是灵寂洞吗?”郭宋好奇地问道。

    木真人冷笑一声,“外面把灵寂洞传得神乎其神,好像是神仙洞府,其实不过是座道士墓罢了!”

    “可魏仙姑说,灵寂洞仙机盎然,得道者众多。”

    “仙机盎然我没有感觉到,但得道者众多确实有,郭宋,这里面一共有五十三名羽化者,其中二十一人肉身不腐,虽不是肉体飞升,但也是修丹得道。”

    郭宋看了几个洞穴,果然发现了有肉身不腐的道士,羽化几百年了,面目依旧栩栩如生,皮肤肌肉却硬化得像石头一样,说是干尸,但这个洞中却很潮湿,真不是是什么缘故。

    他还比较茫然,并不知道肉身不腐的珍贵,大唐天下被发现者只有一具,但这里却有二十一具,郭宋便没有了物依稀为贵的珍视。

    “师父,肉身不腐,就是修丹得道吗?”

    “肉身不腐,灵魂不灭,当然是得大道者!”

    木真人向他招招手,“你且过来坐下,为师有话对你说。”

    郭宋在木真人身边坐下,木真人叹口气道:“我从收你为徒的当天,便开始在这里安排自己归宿,你也看到了,我已经凿了两尺深,再凿一尺三寸就足够了,今天你居然进来了,可见冥冥中自有天意,孙仙人说得没错,我会在羽化前十年收到最后的关门弟子,由他帮我走完最后一程,我还在考虑怎么把你带进来?但现在你就在我面前,可见上天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

    【求推荐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