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七章 天子病重
    虽然离开京城一年多,但大街上感觉不到多少变化,一样的繁华,一样的人多,晋昌坊内依旧一样的贫穷,但直到见到了新清虚观,郭宋才意识到已经变了,变得连他都认不出来了。

    原来的老道观已经拆除,变成一座颇大的广场,门口的大树还在,依旧郁郁葱葱,不远处便是北坊门,从北面也可以进晋昌坊,首先看到的就是清虚宫牌坊式大门。

    大门从原来向南移到了东面,一座用厚重花岗岩修建的牌坊式三联大门,三面刻着三个大字清虚宫,这是他们师父的手迹。

    进了大门后便是广场,广场北面是用红墙黑瓦包围的三层金身阁,里面应该供奉着师父的肉身像。

    广场西面是一座宽敞的白玉小桥,小桥对面便是清虚宫的正殿,占地近二十亩的道观,高大的院墙,飞檐斗拱,建筑规模宏大,天子题字的三清主殿,还有老君阁、财神院、焚香炉、钟楼、鼓楼等等,后面还有上百间道士修行房间。

    这让郭宋想起了崆峒山的玄虎宫,新的清虚宫甚至比玄虎宫还要气派宏伟,这就是他当年第一眼看见玄虎宫时的夙愿啊!总有一天要建一座比玄虎宫还要气派的清虚宫,这个夙愿终于在京城实现了。

    “师弟,是你吗?”郭宋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道。

    郭宋回头,只见师兄甘风快步走了过来,他身后还跟着十几名衣着考究的富贵乡绅,他们似乎刚从金身阁里出来。

    范宁翻身下马,上前和师兄拥抱一下,见甘风头戴紫金道冠,身披白鹤大氅,颇有几分仙风道骨,和当初的白云真人有得一比了。

    甘风见师弟打量自己,有点不好意思道:“现在来的施主都是豪门大户,名望之士,不得不穿好一点,要不会被他们瞧不起的。”

    郭宋笑眯眯道:“这才是清虚道宫观主的气度,师父也会同意的。”

    甘风见师弟支持自己,不由精神一振,又问道:“师弟这是......”

    “我们刚从西域回来,暂时没有地方住,想在师兄这里住几天,食宿钱照付。”

    “后面空房多得很,我让清风带你们去。”

    郭宋用马鞭一指最北面笑道:“坊墙那边不是有几亩空地吗?我们暂住那边,不住道观了。”

    “那边.....也不错,都是很干净的草地,只是道宫里没有帐篷。”

    “帐篷我们自己解决,另外还要麻烦师兄帮我们这一百多头骆驼卖掉。”

    一百三十几头骆驼是从安西带过来的,现在没有用了,郭宋便打算把它们卖掉,卖得的钱分给手下将士。

    “没问题,去骡马行可以卖掉,骆驼的价格可不便宜,我让大弟子去卖,他比较擅长这个。”

    甘风连忙叫来徒弟们帮忙,又让清风和明月两个知客弟子带着将士们去后院喝茶休息。

    下午时分,召王李偲派人送来了二十顶大帐和二十张地毯,又送来不少上好的生活用品。

    士兵们开始忙碌地搭建大帐,这时,曹万年前来和郭宋告辞,在路上相处了一段时间,郭宋对他的性格也算了解,曹万年话很少,经常是一天一言不发,但他却是内秀,什么事情心里明白,也不需要唐军多说什么?他便把自己的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帖帖。

    “如果曹公子进不了太学,可以找我,我来帮你想想办法。”

    “多谢!”

    曹万年又取出一幅图递给郭宋,“这是我绘制的地图副本,请长史收下!”

    “太感谢了!”

    曹万年微微一笑,向郭宋施一礼,便带着老仆忠叔飘然而去。

    就在曹万年刚走不久,老四杨雨便赶到了清虚宫,郭宋正在大帐内收拾东西,帐帘一掀,杨雨走了进来。

    “老五,你总算回来了!”

    郭宋和杨雨轻轻拥抱一下,杨雨叹口气道:“你怎么变得这么黑瘦?”

    “走了上万里路程当然黑瘦,你还以为我是出去度假?”

    “我知道你做什么去了,只是师姑正好不在京城。”

    杨雨又继续解释道:“师姑亲自带了一批高手出去执行任务了,可能过段时间才会回来。”

    郭宋微微一怔,居然要师姑亲自出马,这会发生了什么大事?

    杨雨又道:“另外还要告诉你的一件事,就是天子病倒了。”

    一个消息接着一个消息,郭宋完全愣住了。

    “天子是怎么回事?”

    “应该冬天受寒,身体开始不适,到了春天就彻底病倒,已经两三个月了,天子封鲁王为监国,令他临时掌管朝政,现在朝政都由鲁王代理。”

    “天子没有册立他为太子?”

    杨雨摇摇头,“暂时还没有,现在朝廷内比较诡异,朝中五名相国,元载、王缙和杨炎联手,排挤韩滉和刘晏,鲁王也比较支持元载,元载大权在握,可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他还公开表态,要追查儿子的真正死因,连鱼朝恩死了还不肯善罢甘休,估计他的矛盾是对准你和刘晏,你千万要当心。”

    郭宋笑了笑,“对付刘晏还差不多,我只是个小人物,他要对付我,岂不是抬举了我?”

    杨雨有点急了,“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他要动刘晏,很可能就会从你那里下手,而且还有我们师父的缘故。”

    郭宋淡淡笑道:“其实我心里明白,元载对我的不满早就开始了,但我会让他知道,我郭宋也不是好惹的,大家明着来没关系,可他若敢伤害我的亲人朋友,那我一定会让他痛彻心扉!”

    ........

    元载回到府中,刚在书房里坐下,侄子元文庆在门口道:“伯父,侄儿有要事禀报!”

    “进来吧!”

    元载有三个儿子,长子元伯和,现任扬州兵曹参军,次子元仲武被鱼朝恩安排惊马撞死,三次便是元季能,任秘书省校书郎。

    侄子元文庆,目前是宫廷侍卫,同时也是元载重要的耳目。

    元文庆躬身道:“侄儿刚刚得到明确的消息,召王殿下回京了。”

    “他回京后,有哪个大臣去迎接他,或者拜访他吗?”

    “暂时没有,不过听说他是和出使西域的特使一并回京的。”

    “郭宋?”元载顿时反应过来。

    “好像就是这个名字。”

    元载缓缓点点头,他当然知道郭宋和召王一起很正常,不过这件事倒可以做一做文章。

    想到这,他对侄子道:“这个郭宋很重要,你要花点精力监视他,但他武艺很高强,不能做得太明显,被他发现了,记住了吗?”

    “侄儿记住了!”

    元文庆匆匆走了,元载负手走了几步,随即令道:“传令备马车,去朱雀酒楼。”

    .........

    朱雀酒楼的牡丹院是鲁王李适的长包院落,就在元载抵达牡丹院没多久,卢杞也接到消息赶到了牡丹院。

    “让元相国久等了!”

    卢杞刚被封为正五品太子中允,志得意满,意气风发,他可以说是鲁王身边第一红人,每天求他办事的人不计其数,这不,连相国元载也请他来牡丹院一聚。

    元载呵呵笑道:“我也是刚到,来!卢中允先坐下来喝杯茶。”

    卢杞欣然坐下,元载亲自给他倒了一盏茶,淡淡笑道:“最近卢中允很忙啊!”

    “哪里!哪里!监国殿下只是把我当做听取大臣意见的一个渠道,我多接触大臣,鲁王殿下也就知道了更多大臣的想法。”

    卢杞的狂言妄语令元载心中一阵反感,不过现在卢杞还有利用价值,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现在只能强忍不满。

    “上次我们提到了刘晏,其实要扳倒刘晏,这里面还有一个关键的人物。”

    卢杞因为刘晏向鲁王李适建言,不要过多和东宫官员接触,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非议,这让卢杞对刘晏十分不满,认为刘晏就是在针对自己。

    但要扳倒刘晏又谈何容易,刘晏一生清廉刚正,根本就没有任何把柄在别人手上,让卢杞无从下手。

    元载忽然提到了关键人物,令卢杞精神一振,他连忙问道:“不知相国指的是谁?”

    元载淡淡笑道:“不知卢中允熟不熟悉郭宋这个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