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章 被迫撤军
    大帐内,论相贵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负手在大帐内来回踱步,慕容边林被全歼一事他已从逃回的士兵口中知晓,但两千去打粮的吐蕃军也同样失去了联系。

    吐谷浑军队死得再多他也不会放在心上,但吐蕃军就不一样了,之前不就是因为损失了一千吐蕃军而引发赞普的震怒,才决定动用两万军攻打龟兹。

    可现在两千吐蕃军失去了联系,一旦他们出事,自己怎么向赞普交代?

    论相贵已经派骑兵去寻找两千吐蕃军的下落,希望只是因为粮食太多,行走缓慢,现在还在回程路上。

    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期待,论相贵心里明白,恐怕最后的结果会不太妙。

    这时,一名将领飞奔而来,在门口急声道:“启禀军帅,吐谷浑军队闹事了!”

    论相贵顿时大怒,“他们在闹什么?”

    “好像是对待遇不满!”

    论相贵重重哼了一声,“给我备马!”

    他快步走出大帐,翻身上马,向吐谷浑士兵的驻地奔去,整个大营除了一顶帅帐和十几顶仓帐外,其他将士几乎没有营帐,士兵们都露营而宿,尽管露营而宿,但吐蕃士兵和吐谷浑士兵还是有区分的,他们居住地不同,吐蕃军靠西面,这里不容易被偷袭,而吐谷浑士兵住在东面,往往唐军偷袭,都是从东面开始。

    这个区别也不算什么,关键是伙食待遇上区别很大,这是士兵们最看重的方面,吐蕃士兵能吃饱,还有肉,盐分也足,而吐谷浑士兵只能吃半饱,就是一碗青稞面糊糊,盐分也很淡,肉的影子都看不见。

    因为粮食不足,军队不得不削减军粮供应,吐蕃士兵的标准是每人每天一斤青稞,半斤肉,一两盐,而吐谷浑士兵每天却只有三两青稞,没有肉,盐只有一钱,更让吐谷浑士兵们愤怒的是,不仅待遇差,而且攻城打仗都是他们的事,吐蕃士兵根本就不上阵。

    不满在他们心中一天天积累。

    但导致吐谷浑军闹事的导火线却是唐军袭击蒲昌海和且末河沿岸的吐谷浑牧民,很多士兵的家都在那里,没有了慕容边林的压制,焦急和愤怒使数百名吐谷浑士兵爆发了。

    论相贵骑马赶到了吐谷浑军的营地,远远便听见一片愤怒的叫喊声,黑压压的数百名吐谷浑士兵和上百名吐蕃士兵对峙,愤怒得大喊大叫。

    “你们在干什么?”论相贵催马冲上去大吼道。

    大群吐谷浑士兵立刻上前对论相贵大喊。

    “我们要饿死了!”

    “凭什么我们要挨饿,吐蕃士兵却能吃饱?”

    .........

    “我们要回家!”

    “我们不想卖命了!”

    ........

    吐谷浑士兵七嘴八舌叫喊,声音十分嘈杂。

    一名将领低声对论相贵道:“主要原因还是粮食问题,他们对吐蕃士兵的待遇高不满。”

    论相贵冷冷哼了一声,“那就让他们祈求下辈子投胎好一点!”

    他双眉倒竖,厉声道:“军有军规,你们再敢闹事,为首者一律处斩!”

    他话音刚落,愤怒的士兵便将矛头对准了他,石子和泥块如雨点般砸向论相贵,论相贵措手不及,被一块石头重重砸中了额头,顿时鲜血直流。

    论相贵大怒,下令道:“将为首闹事者抓起来,立即处斩!”

    他调转马头返回了自己大帐,回到大帐,一名军医连忙给他处理额头上的伤口。

    论相贵心中焦虑不安,其实并不是他想克扣吐谷浑士兵的口粮,实在是军粮不足,不得不削减军粮供应,吐蕃士兵是不能削减的,这是赞普的规定,而且吐蕃士兵人数不多,也没必要克扣他们的军粮供应,两支军队待遇不同一直是惯例,大家都一直能接受,怎么今天反而闹事了?

    论相贵隐隐猜到,恐怕和慕容边林的死有关系,有人想接手慕容边林的部落权力,便故意挑起事端。

    是安抚还是强硬镇压,论相贵心中也反复权衡过,安抚若拿不出实际好处,士兵还是不会买帐,失态反而会更严重,而强硬镇压也同样会面临形势恶化的风险。

    论相贵已经没有安抚士兵的粮食,他只能选择强硬镇压。

    这时,一名将领在大帐门口禀报道:“启禀军帅,为首五人已经抓到,请问该怎么处置?”

    论相贵冷冷道:“我不是说过立刻处斩吗?难道还要我说第二遍?”

    “可这五人都是将领!”

    “是将领就更要严惩,不杀不足以严肃军规,无论是谁,一律处斩,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帐外将领只得叹口气,转身离去了。

    .......

    半夜里,论相贵忽然被士兵推醒了。

    “军帅,出大事了!”

    “出了什么事?”论相贵迷迷糊糊问道。

    “吐谷浑士兵烧毁了仓帐,出现大量逃亡!”

    “什么!”

    论相贵霍地翻身站起,困意全消,他瞪大眼睛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刚才!”

    论相贵忽然听见外面有喧闹声,他一把推开亲兵,气急败坏地走出大帐,只见帐外乱成一团,远处火光大作,那是仓库被烧了。

    论相贵气得直跺脚,怒斥周围士兵道:“还不快去救火,把粮食和羊肉给我抢出来!”

    军营内大乱,士兵们四处奔跑,无数人端着水盆,拎着水桶赶去救火。

    龟兹城内的唐军也被惊动了,郭昕闻讯来到城墙上,注视远处军营里的大火,隐隐听见敌军大营内有叫喊声。

    “大帅,如果敌军发生内讧,这是不是我们的机会?”几名将领低声道。

    郭昕摇了摇头,“就算是内讧我们也不能出城作战,风险太大,必须谨防敌军使诈!”

    “但郭长史不是已经断了他们的粮草吗?”

    郭昕昨天接到了郭宋发来的鹰信,得知郭宋的军队已经消灭了吐谷浑和吐蕃两支军队,彻底断了对方的粮草,如果敌军出现内乱,也是在情理之中。

    但郭昕还是摇了摇头,“正是因为对方出现的危机,我们更不能冒进,一旦我们中计,郭长史那边就前功尽弃了。”

    几名大将眼中露出愧色,一起躬身道:“还是大帅考虑周全,我们知错!”

    郭昕微微笑道:“不过究竟情况如何,天亮我们就知道了!”

    .........

    仓帐的火已经被扑灭,近千石青稞被烧掉一半,刚宰杀的新鲜羊肉也被烧毁了三成,但燃烧最猛烈的还是草料,根本无法扑灭,只能等它自己烧成灰烬,但和草料堆放放在一起的数十架攻城梯全部被烧成焦炭,无法再使用。

    除此之外,还有两千余名吐谷浑士兵逃亡,估计就是他们怀恨放火。

    但损失粮草和部分士兵逃亡都还是其次,关键是军心开始出现崩溃迹象,军营内目前还剩下九千士兵,八千人是吐谷浑士兵,吐蕃士兵只有一千人,如果其他吐谷浑士兵发生哗变或者大规模逃亡,一旦被龟兹城内的唐军意识到,那他们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

    论相贵知道他们无法再呆下去了,此时距离天亮还有一个时辰,他随即下达了撤军的命令。

    一刻钟后,近一万吐蕃联军悄然离开了龟兹城,骑马向蒲昌海方向撤退。

    天渐渐亮了,城头上的唐军士兵发现了城外敌军大营已空无一人,急向主帅郭昕汇报。

    郭听随即率领十几名将领出城查看情况,大营确实已经空了,只剩下一顶孤零零的中军大帐,地上到处是吐蕃士兵丢弃的各种垃圾和杂物,破碎的盔甲,折断的刀剑,还有一些破烂的毛毯。

    南面的仓库更是一片狼藉,一袋袋浸泡在水中的焦黑粮食,烧成炭的羊肉,还有烧成灰烬的草料,旁边还横七竖八堆放着数十架烧得黑漆漆的攻城梯,大部分都被烧断,无法再继续使用。

    郭昕这次放下心,敌军是真的撤退了,他回头对将领们道:“告诉城内,吐蕃军撤退了!”

    消息传到龟兹城内,城墙上和城内顿时一片欢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