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六章 试探攻城
    与此同时,两万吐蕃联军抵达了龟兹城,开始发动了对龟兹城的进攻。

    龟兹城在天宝三年由唐军重建,全部用天山巨石切割后修葺而成,城池高大坚固,虽然没有护城河,但坚固和城墙和城门,也让敌军攻打十分困难。

    更重要是,二十多年来,安西唐军已经击败过无数次吐蕃军队的进攻,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也有足够的信心,斗志旺盛,士气高昂,郭宋带来的大量战利品补给,也大大改善了士兵的伙食,体力明显恢复。

    ‘咚!咚!咚!’

    天刚亮,五千吐谷浑军便发动了第一次进攻,尘土飞扬,鼓声隆隆,五千士兵扛着二十余架攻城梯如潮水般向南面城池冲去。

    城头上,数千唐军严阵以待,郭昕厉声高喊,“弓弩手准备!”

    三千弩手半跪在地上,军弩刷地高高举起,四十五度斜角指天空,这时,五千敌军越来越近,已经杀入了百步范围内。

    “发射!”

    郭昕一声令下,三千支弩矢如一片乌云般腾空而起,瞬间移动,射向城下密集的人群,吐谷浑士兵纷纷中箭倒地,一轮弩矢便伤亡了数百人。

    但弓弩挡不住敌军的进攻节奏,汹涌的敌军杀到城墙下,一架架攻城梯钩住城头,数千吐谷浑士兵如蚂蚁般向城头攀去,唐军牢牢控制住城头,两支军队在城头上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城上城下箭矢如雨,唐军从侧面射击梯子上的敌军,而吐谷浑士兵从下方开弓射向城头,不断有吐谷浑士兵中箭,惨叫着从攻城梯上滚翻下去,唐军士兵也不断被箭矢射中,双方的激战渐渐到了白热化。

    “咚!咚!咚!”

    吐蕃联军的鼓声再度敲响,吐蕃主帅又投入了五千吐谷浑军从东面城墙攻城,由吐谷浑主帅慕容边林亲自率领。

    城内的一千五百名后备唐军迅速投入了东城墙的战斗,郭昕又从南城上抽调一千人支援东城墙。

    如果这个时候,吐蕃主帅再投入五千军队进攻西城墙,唐军就危险了,不过相论贵并没有下达进攻西城墙的命令,并不是他想不到,而是他们受到攻城武器的限制,他们携带的百架攻城梯已投入一半,他不能把所有的本钱都押在今天这场试探性的进攻上。

    东城墙上攻防战也迅速变得激烈起来,没有护城河阻挡,更重要是唐军没有重型防御武器,使敌军直接杀到城下,开始疯狂的进攻,一架架攻城梯被掀翻,攀附在梯子上的吐谷浑士兵纷纷跳梯求生。

    攻城战持续了两个时辰,吐谷浑军伤亡渐渐变得惨重,唐军也付出了不小的伤亡,但城池始终没有能攻下,吐谷浑士兵几次杀上城头,都被唐军全歼。

    吐谷浑主将慕容边林终于发现了这是一个陷阱,唐军故意让数十人杀上城头,随即切断他们的退路,埋伏在后面的士兵迅速包围数十名攻上城头的士兵,将他们悉数歼灭。

    这个陷阱已经发生数十次,阵亡了上千人,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们的攻城梯投入太少,给了唐军利用这个缺憾的机会。

    就在这时,撤军的钟声敲响,‘当!当!当!’

    吐谷浑士兵如潮水般地撤退了,他们撤退时仅仅带走了十架攻城梯,而攻城梯的损失达到四十架之多。

    第一天的试探性进攻吐谷浑军便付出了近四千人的惨重损失,而唐军也伤亡近五百人,尽管敌军损失惨重,但形势对唐军反而不利,毕竟他们人数太少。

    城头上,几支由妇女组成的后勤正忙碌包扎伤员,给士兵端茶送水,送来热饭热菜,部分士兵则在掩埋尸体,整理兵器物资。

    郭昕巡视城头,一名将领低声对他道:“好像对方准备得并不充分,攻城梯带得不多。”

    这个问题郭昕也发现了,他点点头道:“吐蕃的各种资源都送到葱岭以西去了,工匠也差不多送走了,这些攻城梯还是这两个月拼命赶制出来,所以他们今天没有大举攻城,就是受制于攻城梯不足。”

    这时,天空传来的鹰的鸣叫,郭昕抬头看了看,竟然是郭宋的猛子,猛子收翅落在郭昕面前,一脸不情愿地站在一块城垛上,冷冷看着郭昕,很显然,它对自己被临时抓了壮丁深感不满。

    郭昕见鹰腿上绑着一根细管子,连忙上前取下管子,刚取下管子,猛子便展翅高飞而去,不再理会郭昕,郭昕再想请它回信,已经不太可能了。

    郭昕慢慢展开鹰信,是郭宋写的亲笔信,信中提出了摧毁敌军粮草后勤的方案,同时郭宋已经率军驱逐蒲昌海和且末河的吐谷浑牧民。

    郭昕一时间沉吟不语,他很清楚郭宋的意图,但郭宋显然对安西的情况并不了解,吐蕃军攻打龟兹城,从来没有因为粮食不足而撤军,吐蕃在安西占领了大量牧场,这些牧场都必须无条件向军队供给羊群,包括龟兹的牧场。

    郭宋可能会以为吐蕃牧民会偷偷藏匿羊群,事实上,各个牧场都驻有吐蕃官员,多少牛羊都有记录在案,谁敢藏匿牛羊都会被处死,郭宋有点小瞧了吐蕃人严密的管理制度。

    吐蕃人之所以携带少量粮食来攻打龟兹,就是他们因为有足够的牛羊充作军粮,实在军粮不足,他们完全可以派一支军队去抢掠三百里外的焉稽城,所以粮食从来不是问题,相反,吐蕃人真正的弱点是攻城武器不足。

    不过驱赶蒲昌海和且末河的吐谷浑牧民倒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它能动摇吐谷浑士兵的军心,如果吐蕃主帅处理不好这件事,会严重影响到吐谷浑士兵的战斗力。

    郭昕和吐蕃人以及吐谷浑人打交道多年,他很清楚吐蕃人和吐谷浑人之间的微妙矛盾,吐蕃军视吐谷浑人为奴,从不考虑他们的死活,占据了安西那么多牧场,只象征性给吐谷浑人一点点土地,吐谷浑人对吐蕃的不满由来已久。

    “大帅,刚才那只鹰飞走了,我们还没有把消息传给郭长史呢!”

    “不用告诉他,他知道该怎么做!”

    郭宋没有轻易袭击吐蕃大军,就凭这一点,郭昕就足以放心郭宋在外围的行动。

    ........

    郭宋率领军队在驱逐了吐谷浑牧民后,率军返回了龟兹,军队停驻在五十里外的一座小型军堡内,这是安西军修筑的外围军堡,主要是防范小股吐蕃军队的骚扰,但吐蕃大军来袭时,军堡内的驻军也会撤回龟兹城。

    入夜,李季带着一队士兵离开军堡,前往龟兹城以及吐蕃牧场打探消息。

    十几名骑兵骑着双马在黑夜中风驰电掣般奔行,夜风呼呼在耳边吹响,骑兵不断换马,天亮时抵达了天山脚下的吐蕃牧场。

    其实上,郭宋也并不能确定龟兹吐蕃牧场的羊群会不会转移,他的假设是设定在吐蕃牧民只留少部分羊群的基础上,如果这个基础被推翻,但他判断吐蕃军缺粮的结论就没有意义了。

    此时天色还没有大亮,他们立马在起伏的山麓草原上,带路的士兵是谢天山,他因为懂吐蕃语而被李季临时借调到鹰击军,谢天山对周围的环境十分熟悉,就算在晚上行军,他也不会迷失方向。

    “前面就是吐蕃人的牧场,那条小路就是牧场通往龟兹城的道路!”

    谢天山话音刚落,一阵急促的马蹄隐隐传来,打破的清晨的宁静,只见数百步外,一名穿着吐蕃服饰的男子正骑马向这边奔来。

    李季当即立断,对几名令士兵道:“将此人抓捕!”

    几名唐军士兵飞奔而去,他们迅速找到一处灌木茂盛处,拉起了两根绊马索。

    男子没有发现唐军,他催马疾奔而至,战马被绳索套住,长长嘶鸣一声,摔倒在地上,马上男子摔出两丈远,他刚要爬起身,却被两名唐军士兵牢牢按倒在地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