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八章 身份问题
    郭宋摇摇头,“那就没意思了,最后靠权力夺第一,这种比赛还参加它做什么?”

    “所以大家都在争夺第二,我们心知肚明,第二就是第一,大家都会说,真不简单,某某队是上届魁首,从来没人提千牛卫,最后千牛卫自己也没面子,到处被人看不起。”

    郭宋哈哈一笑,“这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也是他们活该,另外我想问一下,朔方军去年是第几名?”

    乔晋脸一红,很不好意思道:“不瞒你说,朔方军从来没有拿过名次,我们都是第一轮被淘汰,如果一定要排名次,去年有好事者排了一个名次,我们朔方排名第二十一。”

    “那一共多少队伍参加比赛?”郭宋追问道。

    “一共二十四支队伍。”

    郭宋倒吸一口冷气,这就是倒数第四啊!简直太丢脸了。

    乔晋呐呐道:“这不就是我们朔方军军队太少吗?一共才七千人,骑兵不过三千人,万骑营的骑兵就有八万了,没法比啊!”

    郭宋想起天子给自己说过的,解散神策军后,会将神策军的军费和精锐兵员转到朔方、河西以及陇右三支军上,其中朔方军要恢复到安史之乱前的水平。

    郭宋在胡思乱想,乔晋又给他介绍道:“公认实力最强的八支球队,左右卫、左右骁卫、万骑营队、左金吾卫队、陇右军队以及卢龙军队,郭公子,你在听吗?”

    “我....我在听,比赛是后天开始吧!”

    “哪能呢?明天就开始了,明天开始分组、抽签,二十四支球队分四组,每组淘汰两名,十六支队伍杀进第二轮........”

    郭宋听得稀罕,这不就和后世的足赛一样吗?

    这时,比赛结束了,万骑营队以九比三大胜朔方军队,周围有数千观众,但大家都知道,这里面有不少各队的探子,所以无论万骑营队还是朔方军队,都有所保留,并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

    李季擦着汗走下来道:“万骑营今年妖孽啊!比去年厉害多了,显然是奔着魁首去了。”

    林泰也道:“听说他们也有一个极为厉害的新人,叫做王凡,今天也没有上场。”

    林泰又对郭宋笑道:“这次郭宋可是遇到对手了?”

    郭宋翻了个白眼,淡淡道:“说得好像我真要替你们朔方队上场一样。”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急眼了,李季眼睛都快红了,瞪着郭宋道:“开玩笑可以,你可别来真的!”

    梁灵儿也拉住郭宋的胳膊哀求道:“郭大哥,关键时候,你可别抛弃我们啊!”

    郭宋叹口气道:“不是我想抛弃你们,你们把我的名字报上去,人家不查还好,假如成绩不错,杀进了前八,有心人就开始找茬了,哟!这个郭宋不是朔方军的人啊!他怎么能代表朔方军比赛,资格有问题,名次取消,你们说会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众人都沉默了,郭宋还真没说错,之前他们没考虑这个问题,是因为他们只是想参加比赛,反正都是第一轮被淘汰,也没人会计较郭宋的资格问题。

    可如果杀进了前十六名甚至前八名,怎么可能没有人盯他们?现在凭郭宋的五十步球,他们杀进前十六完全没有问题了。

    李季这个时候才想起郭宋的资格问题,他一时有点抓瞎了。

    梁灵儿冰雪聪明,立刻对李季道:“李大哥,这件事应该和我爹爹商量。”

    李季顿时醒悟,怎么把领队忘记了?

    但在和领队商量之前,得和郭宋讲好,免得最后他不肯答应。

    “郭宋,我会想办法解决你的资格问题,但你一定要答应帮助我们。”

    郭宋笑着点了点头,就冲着他和李季、梁武们一起并肩作战的交情,他也会全力相助。

    .........

    梁蕴道听完李季的建议,负手沉思不语,郭宋的参赛资格问题是有点麻烦,这种马球赛不像灵州武会,每个家族还允许一名外援参赛,马球大赛的章程中写得很清楚,参赛者必须来自各军。

    “参军,真没有办法了吗?”李季焦急地问道。

    “办法是有,但可能要委屈郭宋。”

    梁蕴道缓缓道:“我现在可以发鸽信给段使君,请他在军册中补上郭宋的名字,但问题是旅帅以上任命,必须由兵部批准后方能生效,也就是说,要想让郭宋成为朔方军一员,但兵部又没有他的名字,只有一个办法,任命他为旅帅以下,队正、火长或者士卒。”

    李季沉吟片刻道:“只是一个名分而已,并不是实质上的从军,我再和他谈一谈。”

    “但你要考虑好,他之前可从未打过马球。”梁蕴道对李季如此看重郭宋着实有点不解。

    李季摇了摇头道:“所有人都在恳请郭宋帮助朔方队,使君之是不了解情况。”

    梁蕴道歉然道:“是我不对,我从未看他打过球,有点想当然了。”

    “不能怪使君,大家之前都觉得不可能,连我也曾是这样认为,郭宋的作用只是顶替受伤的梁武当替补,可事实教训了我们,如果我们想杀进前十六名,甚至杀进前八名,我们只能靠他。”

    梁蕴道点点头,“好吧!只要他能接受,我立刻发鸽信给节度使。”

    郭宋此时就在进奏院内,他坐在梁武的床榻上前笑着安慰他道:“又不是说今年比完,明年就不比了,你今年参加不了,明年参加也一样嘛!”

    梁武伤口渐渐愈合,但至少还要卧床十天,更不用说剧烈的马球运动,这次比赛,他注定赶不上了。

    梁武苦笑一声道:“之前是我的功利心太重,现在我也想开了,今年不行就明年吧!”

    “打马球还能有功利?”郭宋有点好奇地问道。

    梁武笑了起来,“看来我得好好给你说道说道,免得你占了便宜还不领情!”

    郭宋顿时跳了起来,“谁稀罕占你们便宜,要不是看在你替我挨一刀的份上,我会答应你?”

    “坐下!坐下!”

    梁武一把拉住郭宋道:“只是和你开个玩笑,别那么激动!”

    郭宋忿忿坐下,“你说吧!”

    梁武想了想道:“就拿我们袭击薛延陀的后勤大营来说,一共三十人参加,除了你和郭重庆之外还有二十八人,但最后被朝廷承认,转正并升官却只有六人,其他人只是一些赏赐而已,战争就是这样,李季参加对抗薛延陀的战争十几年,被公认为最优秀的斥候,但也只升职到校尉,最后一战才升为果毅都尉,这还是参加了无数场战争,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缘故。

    可如果在非战争时期,那就完全要靠拼自身的后台,小后台还不行,必须朝中有人,但这毕竟是极少数,绝大部分人还得靠熬资历,可就算资格够了也不行,比如按照规定,四年可升一级,但资格足够的人一大堆,朝廷却只给两三个名额,那怎么办?这就要看各自在军中的声望,参加全军的马球比赛便可获得最高的声望。”

    听了半天,郭宋却对最后一句话感兴趣,“你是说,马球手在军中威望极高?”

    梁武点点头,“前提是你能参加长安的全军大赛,全军上下就没有人不知道你了,郭宋,你在灵州已颇有名气,但还不够,如果你能帮助朔方马球队杀进前八名,那你就是朔方军的英雄,你在朔方军中说一句话,大家都会侧耳倾听,你若反对一件事,就算节度使也要考虑你的意见。”

    郭宋笑了笑道:“我又不去朔方节度府发展,要这些名望做什么,你给我说没用!”

    “知道了,你淡泊名利,参加比赛只是因为我替你挨了一刀!”梁武恨恨道。

    “你明白就好,好好休息吧!”

    郭宋拍拍他胳膊,起身出去了,刚走到院子,迎面遇到了李季。

    “郭宋,我正要找你呢!”

    李季有点心事重重,他把郭宋拉到一边,半晌道:“旅帅以上军职必须朝廷兵部批准,现在申请至少要半年才能批下来,时间上来不及了。”

    郭宋笑道:“只是挂个名而已,难道我真的会去朔方军营生活?我可受不那种约束。”

    “既然你不在意,那任命你为队正,委屈你了。”

    郭宋摇摇头,“队正都没有必要,士卒就够了,这样大家都轻松。”

    “士卒太低了,不行!绝对不行!”李季头摇得跟拨浪鼓一声。

    郭宋哈哈大笑,“挂个名而已,难道你还真想对我发号施令?”

    李季想了想也对,人家只是挂个名而已,是自己想多了。

    不过郭宋肯答应,那也算解决了大问题。

    “那你需不需要军牌?”李季又问道。

    “我无所谓,你们自己看着办,反正别叫我去军营点卯训练就行了。”

    如果需要军牌,就要造册编号,得发鸽信告诉节度使,如果不需要军牌,那连节度使就不用通知了,反正谁也不会去查一个士兵的真假。

    但李季却是一个做事认真的人,他不想给人留下任何把柄,他还指望郭宋明年也能参赛呢!

    李季便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你什么都不用操心,一切由我来替你办好。”

    ====

    【今天容老高喘口气,只有两更,明天三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