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七章 往事不堪
    郭宋笑道:“估计不会少!”

    “岂止是不少,说起来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李温玉蘸水在石桌上写下‘三十’两个字,郭宋也吓了一跳,三个半月时间竟然赚了三十万贯!

    “这还是净赚,扣去酒的本钱以及我买酒坊、酒铺后的净利,若全部加起来,差不多四十万贯了。”

    郭宋也着实没想到眉寿酒会这么赚钱,难怪朝廷后来会对酒实行专卖,酒确实是暴利。

    “那有没有人盯上酒铺?”

    李温玉眼中闪过一丝忧色,点点头道:“当然有,有人想合作,有人想收购,前些天还有十几个痞子上门滋事,被你师兄乱棍打跑了,他们扬言要报复,说实话,我真的很担心,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就怕他们来阴的。”

    “这十几个痞子是谁指使,师姐知道吗?”郭宋又问道。

    “我知道后面有人指使他们,但想买我们酒铺的人太多,我也不知是谁,不过我可以查到。”

    正说着,张雷美滋滋地从店铺里出来,“娘子,是不是老五回来了?”

    李温玉顿时柳眉倒竖,上前一把揪住他耳朵,“你这个死胖子,又跑出去寻花问柳,是不是?”

    “娘子,冤枉啊!是老五的朋友邀我去看马球比赛。”

    郭宋好奇地问道:“师兄,我的朋友是谁?”

    张雷挣脱娘子的手,揉揉耳朵道:“郭重庆,你应该认识吧!”

    郭宋大喜,“他来找过我?”

    “几天前来过,还带来一个姓梁的.....”

    “是梁武吗?”郭宋打断他的话。

    “好像是,他们听说你不在京城,都很失望,一个小娘子失望得快哭出来了,娘子,是不是?”

    张雷得意地向妻子挤挤眼,李温玉哼了一声,懒得理睬他。

    郭宋顿时心花怒放,梁武居然来京城了,小娘子不用说,肯定是梁灵儿。

    “师兄,他们住在哪里?”

    “我说老五,你不要这么毛燥,他们还要在京城呆一段时间呢!”

    张雷在石凳上坐下道:“先商量一下怎么防贼吧!最近十几天,总有人想强买眉寿酒铺,还指使小痞子上门滋事,被我一顿乱棍打跑了。”

    郭宋点点头,“师姐刚刚给我说过了,我当时求天子的书法来作店牌,也有威慑宵小的意思,既然还有人不肯罢手,说明背景不一般,我建议从两方面着手,第一是请护卫,去找一个比较有名的武馆,请一些武士护店,我知道很多武馆都接护卫生意,价钱也不贵,其次花钱找人调查,究竟是谁在打我们店铺的主意,查清楚以后告诉我,我来解决。”

    张雷摆摆手,“还请什么武馆啊!有我在就行了,那些武士三脚猫一样的武艺,能和我比?”

    李温玉顿时眉开眼笑道:“那就说好了,白天你不准再跑掉,给我好好看店。”

    张雷眨眨小眼睛,他有一种作茧自缚的感觉,半晌道:“赚钱不花岂不成了守财奴?师弟说得对,适当花点小钱消灾,我决定了,就请西市武馆的弟子来当护卫,馆主我认识,在西市接了很多生意。”

    李温玉气得狠狠在他胳膊上掐一把,这个死胖子,整天就知道跑出去玩。

    郭宋看着好笑,又道:“那调查背景之事就交给师姐了,这件事要尽快。”

    “我知道了,三天时间基本上就能查清楚。”

    放下这件事,郭宋又笑道:“最近两天应该还有别人找我吧!”

    李温玉拍拍自己的头,“我险些忘了,今天上午有个小娘子来找你,给你留了句话,说你师姑找你,让你回来后赶紧去一趟。”

    张雷一脸迷糊,“师弟,我们师姑是谁?”

    “哎!回头我再告诉你,你最好不要认识,我就是被她抓了壮丁。”

    说完,他起身向外面走去,李温玉又追着喊道:“安叔让你有时间去找他。”

    “我知道了,师姐,让师兄这两天留在店铺里,别让他乱跑!”

    李温玉大喜,捏了捏丈夫的胖脸,笑嘻嘻道:“听见没有,可不是我说的。”

    张雷满脸苦涩,心中暗道:‘师弟,你可坑杀我了!’

    .........

    郭宋来到天籁乐坊,这一次他走后门,给他开门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娘,她警惕地望着郭宋,“你找谁?”

    郭宋亮了一下他的供奉金牌,“我找你们大娘!”

    “你是....郭公子?”

    “快请进!”

    郭宋走进了后院,后院里很安静,郭宋笑问道:“大娘不在这里吧!”

    小娘子摇摇头,“大娘目前不在,不过她有吩咐,公子若来,请公子稍坐,我们去通知她,她很快就会来。”

    “公子这边请!”

    郭宋随她来到一间客堂里坐下,小娘给他上了一盏茶,便匆匆去了。

    坐了不到半个时辰,小娘子回来道:“公子请吧!大娘在门口马车内等你。”

    郭宋起来,来到后门门口,这里果然停了一辆马车。

    他上了马车,只见马车内像一间小会客室,窗前放在一张小桌子,公孙大娘便坐在小桌对面,她摆摆手,“坐吧!”

    郭宋坐下,公孙大娘吩咐一声,马车缓缓启动,向皇宫方向驶去。

    “这次扬州之行,辛苦你了。”公孙大娘微微笑道。

    郭宋见公孙大娘笑得有点勉强,便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师姑不妨告诉我!”

    公孙大娘叹了口气,“是元载,你最好当心他。”

    “为什么?”郭宋眉头一皱。

    “他对你刺杀田神玉极为不满,他说你擅自作为,破坏了地方军阀对朝廷的信任感,要求圣上不再用你,但实际上,田神玉为了获得藩镇的资格,在他身上花了不下五万两银子,你断了他的一条财路。”

    “就为了这个?”

    “还不仅如此,前些天他儿子被惊马撞死,调查结果确实和鱼朝恩有关,元载至少把一半的仇恨放在你身上,认为是你间接害死了他的儿子。”

    “师姑是指鱼令玄?”

    公孙大娘点了点头,“正是!”

    郭宋沉默片刻问道:“他知道我多少底细?”

    公孙大娘苦笑一声道:“他只知道你有天子金牌,但他对你的来历一无所知,否则他早就对你恨之入骨了。”

    “此话怎么说,我和他有什么关系?”

    “你可能想不到,他是你师父的女婿。”

    “什么?”

    郭宋大吃一惊,元载竟然是自己师父的女婿,他迟疑着问道:“我师父.....还有女儿?”

    “你师父有一子一女,儿子王震,现在汉中为官,女儿王韫秀,便是元载的妻子,不过这个女人我劝你最好不要理睬她,此人骄横狂妄、贪婪无度,而且她明知父亲没有死,在崆峒山出家,可她从未去探望过他,我估计你师父也从不提自己还有个女儿吧!”

    郭宋点点头,“师父确实从未提到过。”

    他又不解地问道:“那为什么元载会痛恨我师父?”

    “元载是天宝元年的进士,中进士不久便娶了你师父的女儿,那时你师父的威望也是如日中天,后来在天宝四年发生了一件事,元载想进元氏族谱,元氏也表示同意,但你师父却坚决反对,因为元载本来不姓元,而是姓景,他继父姓元,是元家的远房偏支,就是这件事导致元载深恨你师父,你师父被赐死后,元载率先发表声明,解除和你师父的翁婿关系,并大肆污蔑抨击你师父,你师父的女儿也在这件事上偏向夫婿,背叛了自己的父亲。”

    说到这,公孙大娘也长长叹了口气,她本来不想再提起这些往事,但为了郭宋,她还是说了出来。

    “但元载最后还是加入了元氏家族!”

    公孙大娘点点头,“没有了你师父的阻挠,加上他自己的官越做越大,元家当然也愿意接受他,双方都有好处,元载有了贵族背景,元家也多了一个朝廷强援,现在他居然还是元氏副家主,可笑吧!”

    “元载会对付我?”

    公孙大娘连忙摇头,“现在他的死敌是鱼朝恩,这个时候他当然不会和你翻脸,我告诉你这些,是提醒你要当心元载,不要被他抓住你什么把柄,此人是个笑面虎,他心中再恨你,脸上也绝不会表现出来,还是会对你满脸笑容,推心置腹,可你真信了他,将来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郭宋缓缓点头,这些往事师姑不说,他还真的一无所知。

    “那天子是什么态度,我是说刺杀田神玉一事。”郭宋又问道。

    “我们现在就是去见天子,他是什么态度,你很快就知道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