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三章 股掌之间
    一更时分,孙小榛骑马疾奔到了郑州境内,远远便看见官道边的一座巨大军营,孙小榛奔至军营门口,立刻有士兵大喊:“站住!再奔前就放箭了!”

    孙小榛连忙勒住缰绳,高声大喊道:“我是从开封县过来,奉扬州刺史之令,紧急求见李将军!”

    主将李灵曜年约四十余岁,长得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他原本是仆固怀恩帐下大将,七年前参与剿灭割据陕州造反的周智光有功,被封为左骁卫将军,率三万军坐镇虎牢关,拱卫洛阳、长安一线。

    这次他封天子旨意屯兵于郑、汴交界处,目的也是向田神玉施压,逼他放行扣押的朝廷税船。

    李灵曜听说刘晏派人来见自己,急召入大帐,片刻,亲兵将孙小榛领了进来,孙小榛躬身行一礼,取出刘晏的信件和圣旨交给李灵曜,“请将军过目!”

    李灵曜看完了信,一时沉吟不语,刘晏在信中竟然告诉自己有人将刺杀田神玉,汴宋军必然混乱,正是朝廷收回汴宋徐亳四州的良机,让他火速进军开封县,以城头火起为号。

    李灵曜也认识刘晏,一个很稳重的老臣,怎么也变得如此冒险,居然要靠刺杀来解决问题,田神玉哪里是那么容易刺杀得了?

    孙小榛有些着急道:“李将军不相信信上的话吗?”

    “我有点不解,刘刺史是派谁去刺杀田神玉?”

    “不是刘刺史派人,是.....是藏剑阁的顶级高手,就是刺杀李辅国之人。”

    李灵曜顿时恍然,原来不是刘晏派去的刺客,藏剑阁的高手,那不就是天子派出的刺客吗?

    这时,孙小榛拿出了自己腰牌道:“李将军,我也是藏剑阁的武士,绝无虚言!”

    李灵曜终于下定了决心,他点点头,“我召集军队出发!”

    李灵曜立刻下令大军集结,一刻钟后,三万大军离开了军营,疾速东进,向开封县浩浩荡荡杀去。

    ..........

    开封县西城的一座占地十亩的官宅内,大将杨惠元刚刚才睡下,这段时间杨惠元心情很恶劣,他跟随田神功东征西讨十余年,战功赫赫,算得上是汴宋军第一元老。

    田神功去世后,其兄弟田神玉接管汴宋军,弟弟继承兄长的基业也就罢了,偏偏田神玉对军中元老不能容忍,剥夺了军权不算,还用联姻来挑拨关系,令杨惠元心灰意冷。

    半个月前,河北田承嗣秘密派人拜会了他,愿意扶持他为汴宋节度使,这让杨惠元着实有些心动,他手下也有数千军队,以他的资历,割据一州完全没有问题,这两天他一再向田神玉提出驻扎宋州的要求,却田神玉一口回绝,今天还把他大骂一顿,并警告他离田承嗣远一点,否则必杀他祭旗。

    田神玉的威胁令杨惠元心中杀机迸发,明天他会再求一次田神玉,若田神玉还是回绝,那就休怪他杨惠元不讲情面了。

    就在这时,帐外‘砰!’一声巨响,顿时将杨惠元身边的妻子惊醒,她战战兢兢问道:“夫君,是什么声音?”

    “别出声,我去看看!”

    杨惠元听得清楚,是撞破窗户的声音,他从墙上拔出长剑,一跃翻身下帐,低声喝问道:“是谁?”

    没有人回答,房间也没有任何动静,杨惠元隐隐闻到一丝血腥之气,他连忙点亮了灯,一眼便看见地上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他的妻子也看到了,吓得尖叫起来。

    “给我闭嘴!”

    杨惠元怒斥妻子一声,上前用剑挑起人头,借着灯光看了看,他的眼睛蓦地瞪大了,这颗人头竟然是田神玉。

    他呆立片刻,立刻看了看人头左耳,左耳下方是有一颗很大的黑痣,上面还长有黑毛,这却是无法模仿的特征,真是田神玉,杨惠云一下子坐在椅子上,心中乱成一团,这是怎么回事?

    “夫君,是...是谁的首级?”他妻子胆怯地问道。

    “是田神玉的首级。”

    “啊!”

    他妻子也惊呼一声,担心地说道:“这会不会是谁栽赃给你,你可没有杀过田神玉啊!”

    妻子的一句话顿时惊醒了梦中人,邢延恩和范知新一定会把田神玉之死安在自己头上了,趁机杀了自己。

    一股野心从杨惠元的心中沛然而生,既然田神玉已死,自己何不先下手为强?杀了邢延恩和范知新,取田神玉而代之。

    又沉思片刻,杨惠元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回头对妻子道:“你可带两个孩儿先躲到陈留县乡下的乳娘家去,若我出事,你们立刻逃回萧县老家,在老宅的佛像肚子里藏有一批珠宝金银,足够你们生活了。”

    “夫君,你不会出事吧!”他妻子吓得哭出声来。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死,你现在快去叫醒两个孩儿,快去!”

    妻子心慌意乱,连忙穿上衣服,跑去找两个孩子。

    杨惠元前妻和儿子二十年前就死了,现在的妻子也跟随他多年,给他生了一子一女,长女十六岁,儿子才九岁,他知道今晚城中必大乱,只要妻子和儿女先躲藏起来,那他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杨惠元召集两百亲兵,护卫着一辆马车向西门驶去,守西门的主将是他的部将,他能控制住西门,城外西大营内还有忠于他的八千军队,他将靠这支军队取代田神玉。

    西门开启,杨惠元妻子和儿女的马车驶出了城外,消失在黑夜之中,杨惠元没有后顾之忧,他要大干一场,他取出自己的虎符,交给亲兵道:“速去西大营,令毛将军立刻率军队过来,就说情况万分紧急!”

    “遵令!”亲兵接过虎符飞驰而去。

    杨惠元隐隐听到了城内的喧杂声,他心中异常紧张,如果不能夺取开封县,他就率军南下去宋州。

    这时,节度府已经乱了起来,田神玉的几个儿子都是庸碌之辈,父亲之死让他们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倒是亲兵都尉蒋平比较冷静,他对田神玉长子田锐急道:“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公子必须要立刻掌握军权,否则那些居心叵测者一定会趁机造反,后果不堪设想。”

    田锐半晌才道:“可我不知道父亲的虎符放在哪里?”

    “我知道节度使的虎符在哪里?”

    旁边忽然出现一群人,为首大将正是邢延恩,就在刚才,一封信射进他的寝房,信中说田神玉已被杨惠元所杀,顿时将他吓出一身冷汗,杨惠元若杀了田神玉,接下来必杀自己,他立刻率领一千多军队赶到节度使府,他没看见杨惠元,却得知田神玉真的被人刺杀。

    田锐大喜,连忙迎上来,“恳请邢二叔为小侄做主!”

    邢延恩欣然点头,“我们去书房寻找,一定在书房内!”

    旁边蒋平大急,奔上前拦住田锐,“公子,不可相信他的话!”

    邢延恩大怒,他暗暗拔出剑,趁对方不备,一剑刺穿了蒋平的后心,蒋平惨叫一声,当场惨死。

    邢延恩的数百手下一拥而上,将其余二十几名亲兵都乱刀砍死,田锐吓得呆住了。

    邢延恩抓住他的胳膊,阴冷笑道:“贤侄不要相信别人的挑拨,找到大帅虎符,我拥戴你为汴宋之主。”

    邢延恩需要挟天子以令诸侯,把田锐当做傀儡控制在手中,他邢延恩就是汴宋之主了。

    ..........

    城南范府内,范知新的儿子范越手拿一封箭信,站在府门前不安地向北面张望,这是他刚刚拿到的一封信,有人用箭射进他的寝房内,箭上只有一句话,‘田神玉被刺杀!’

    这个消息着实令他万分震惊,他不敢确定是否真实,便让两名家将前去打听情况,这时,两名家将骑马疾奔而至,前面大喊道:“公子,是真的,田神玉已死,邢延恩去北城外调兵了。”

    范越大惊失色,急忙翻身上马,向南城门奔去,这时,一名黑影跟随着范越,当范越奔至南城门下时,黑影也攀上了南城头。

    “我是范将军之子,吴将军可在?”

    守南城门主将是范知新的人,姓吴,是一名校尉,他认识范越,连忙问道:“范公子,出了什么事?”

    “城中出了大事,田神玉死了,我要立刻去禀报父亲,快开城门!”

    听说田神玉死了,吴校尉吓了一大跳,连忙下令士兵开启城门,放下吊桥,范越带着两名手下出了城门,催马向码头方向疾奔而去,他父亲范知新率领一万军队在汴河岸边看守着税船。

    城头黑影正是郭宋,他伏在城门,望着范越奔远,范家是他整个计划的最后一环,随着范越出城,这最后一环就该闭上了。

    郭宋已经换了一身盔甲,盔甲是从一名士兵身上剥下来,显得略有点小,他也知道今晚的当值口令是白鹤。

    这时,吴校尉已经跑下城去,准备迎接范知新回城,城头上只有五六名士兵,其余士兵还在沉睡之中。

    郭宋快步来到城楼旁,他纵身攀上了城楼,城楼有两层,楼下是士兵们夜里睡觉之处,二楼是鼓楼,鼓楼里没有人,正中矗立着一架不知多少年的大鼓,两边角落堆满了破旧的被褥,又脏又破,上面长满了跳蚤,连士兵都嫌弃,不愿使用。

    郭宋取下身上的葫芦,葫芦里装满灯油,他将灯油泼洒在被褥上,点燃一支火折子扔了上去。

    片刻,一堆被褥便开始熊熊燃烧起来,城楼至少有一两百年的历史,木质早已腐朽,燃烧的异常迅速,只片刻,整个鼓楼内充满了烈火。

    在城下睡觉的三十余名士兵纷纷被浓烟呛醒,他们惊恐奔跑出去,大喊大叫,“城楼失火了!”

    熊熊烈火直冲天际,在黑夜中格外刺眼醒目,数十里外都能看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