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章 晋升子爵
    五更不到,天子李豫在沉睡中被贴身女护卫推醒,他困倦地问道:“到上朝时间了?”

    “陛下,公孙副总管有急事求见!”

    李豫睡意顿消,他知道公孙大娘这个时候找自己,必然有要事,他连忙坐起身,身边独孤贵妃也被惊醒了,问道:“陛下,怎么了?”

    “没事,你继续睡吧!朕很快就回来。”

    李豫披了件外衣来到寝宫外房,只见公孙大娘满脸笑容,他心中一松,连忙问道:“是好消息?”

    公孙大娘点点头,“李辅国死了!”

    李豫脸上也绽开了笑容,急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两个时辰前,人头已送到天籁乐坊。”

    李豫负手走了几步,又问道:“确定不是他的替身?”

    “我亲自去检查过,确信是李辅国,不是他的替身。”

    李豫长长松了口气,他登基十年,遭遇到八次刺杀,每次都不了了之,他没有怀疑过鱼朝恩,鱼朝恩手中有逼他退位的太上皇诏书,如果八次刺杀不成功,鱼朝恩早就动用太上皇诏书了。

    至于程振元,自己还在暗中支持他对抗鱼朝恩,他的可能性也不大。

    唯独李辅国,他背叛了自己父亲,当初立自己为皇太孙,他就极力反对,他作为大内总管,完全有刺杀自己条件,也完全能掩护刺客逃走,李豫几乎可以断定,策划刺杀自己之人就是李辅国。

    这几年来,李豫一直就想干掉李辅国,怎奈皇祖父给了李辅国铁卷金书,使自己无法公开对付李辅国,只能用非常规的手段。

    现在李辅国终于被杀掉了,让李豫怎么能不长长松一口气。

    干掉李辅国是一个难点,但下一步整合李辅国的势力也是一个难点,李辅国在宫中侍卫中栽培了大量亲信,还收买了不少万骑营中层将领,这些后事若不及时处理好,只会白白便宜了鱼朝恩,这件事也让他心中始终沉甸甸的。

    李豫又问道:“还有其他什么好消息?”

    “还有就是刺杀之时,正好遇到鱼朝恩派手下骚扰李辅国府邸,所以李辅国之死恐怕就会变得扑朔迷离,再有就是,郭宋同时交给我们两份宝丰柜坊的凭据,一件是白银二十万两的凭证,另一件是一把铜钥匙,应该就是宝丰柜坊的秘库钥匙,都是从李辅国身上搜到的。”

    说到这,公孙大娘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道:“还有一本名册,是陛下一直渴望得到的。”

    李豫蓦地转身,激动得声音都有点颤抖,“可是李辅国在皇宫内的势力名册?”

    “正是!包括侍卫、宦官、宫女和部分万骑营将领的名单,一共有八百七十七人。”

    说完,公孙大娘将一本厚厚的名册呈给李豫,李豫急忙接过翻了翻,名册中的很多人和他猜测一样,他立刻相信这是真的名册,这种极重要的名册肯定会贴身而放,只有李辅国死了才能拿到。

    李豫心中的喜悦难以形容,他重重一拳砸在桌上,“朕要重赏郭宋,阿姑有什么好的建议?”

    公孙大娘笑道:“他的眉寿酒卖得很火爆,财源滚滚,恐怕他不缺钱,要不陛下就给他一个名份吧!”

    李豫想了想道:“朕加封他为游击将军,并封为灵武县子爵,再赐他绯衣银鱼袋。”

    游击将军虽然是从五品武散官,如果没有出任相应的军职,意义其实并不大。

    但爵位就不一样了。

    唐朝的爵位有九等,王、郡王、国公、郡公、县公、县侯、县伯、县子、县男,一般只授予皇亲国戚和立下军功的高级将领。

    县子爵虽然是第八等,但品阶却不低,为正五品,所以李豫又赐给他只有五品以上官员才可以穿戴的绯色官服和银鱼袋。

    郭宋能一步封爵,由此可见他给李豫带来了巨大的收益。

    天还没有亮,郭宋从深入打坐中慢慢苏醒,桌上的珠子散发着淡淡的白光,就仿佛是一颗缩小了亿万倍的月亮。

    珠子大小如鸽卵,也是从李辅国的丝袋中得到,李辅国怀中丝袋除了一份柜坊凭证和一把铜钥匙外,就是这颗珠子了,或许李辅国刚得了没多久,还没有来得及存放起来,白白便宜了自己。

    鸽卵大的海珠价值不过五十贯钱,李辅国不可能把一颗五十贯钱的珠子贴身放在身边,而且现在郭宋已经知道这是一颗夜明珠。

    它的珍贵程度不亚于自己那块祖母绿之王,这再度证明了他的理念,值钱的东西只能靠抢。

    除了夜明珠外,郭宋还从李辅国手上抹下三枚戒指,其中两枚都不完整,显然是宝丰柜坊的取款密件。

    而第三枚戒指是戴着李辅国右手中指上,却是一颗切割好的黄色钻石,大小如鹌鹑蛋,也被郭宋笑纳,算上他的祖母绿以及蓝宝石耳坠,他现在一共收藏了四枚名贵珍宝。

    他前世就有收集各种稀奇古怪石头的嗜好,家里的阳台床下堆满各种石头,抽屉收集了一堆吃药买下的和田玉,假皮、滚料、高筋玻璃之类。

    现在这种嗜好又跟随他来到大唐,只不过他现在的胃口渐渐被养刁了,喜欢收集名贵宝石,一般品质的宝石他已经看不上眼了。

    这时,前院传来有人跳地的声音,郭宋立刻站起身,一把将黑剑握在手中,随手又将夜明珠收入怀里。

    他从后窗出去,一纵身翻上屋顶,伏在房脊上,这里居高临下,可以清晰地看见前院的情形。

    只见两人出现在后宅门口,他们却没进来,用力敲了敲敞开的后宅门,郭宋顿时松了口气,来人是他师兄杨雨和徒弟孙小榛。

    郭宋从屋顶上跳下,没好气道:“既然已经翻墙进来了,还一本正经敲门,有什么意义?”

    杨雨笑嘻嘻道:“万一后宅有弟妹,岂不尴尬了?”

    “尴尬你个头,快进来吧!”

    杨雨笑着走了进来,孙小榛上前躬身行礼,“参见小师叔!”

    郭宋点点问道:“你父亲伤情怎么样?”

    “父亲伤势已经好了,他和我母亲兄弟目前都在扬州。”

    郭宋点点头,“进屋坐吧!”

    两人走进郭宋的书房坐下,郭宋给他们倒了凉茶,朱小榛取出一块铜牌放在桌上,一脸兴奋道:“小师叔,我现在已正式成为藏剑阁一员。”

    郭宋拾起铜牌看了看,藏剑阁外堂九十八号,三级武士,郭宋暗暗摇头,藏剑阁外堂一共有六十五人,加上孙小榛也才六十六人,这就意味着已经阵亡了三十二人。

    “师兄,你的腰牌给我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我是三十七号,杨雨还是把腰牌取下递给了郭宋,居然是银质腰牌,上面写着三十七号,二级武士。”

    “师兄为什么是银腰牌,因为二十级武士的缘故吗?”

    杨雨摇摇头,“我是第五组首领,手下有十人,所以是银牌,二级武士只是武艺高低区别,藏剑阁外堂一半都是二级武士。”

    “那一级武士有多少人?”

    “一级武士有三十一人,都是师姑的徒孙,绝大部分都属于藏剑阁,藏剑阁外堂只有七人,他们的武艺确实高强。”

    “师兄今天找我有事?”

    杨雨犹豫一下道:“我想请你助拳!”

    郭宋立刻意识到,杨雨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正如公孙大娘所言,自己的身份只有李曼和王剑影两人知道,可是自己能送孙小榛出城,难道杨雨猜不到什么吗?

    心念一转,郭宋便明白了,孙小榛既然被吸纳进藏剑阁外堂,肯定会遵守规则,他把出城之事对自己师父隐瞒了。

    郭宋迅速瞥了孙小榛一眼,见他站在杨雨身后,低头沉默不语。

    “师兄遇到麻烦了?”郭宋笑问道。

    杨雨叹口气,“确实遇到了棘手之事,否则我就不来找你了,我接到一个任务,刺杀天英阁武士首领赵春,好像是鱼朝恩一直在拉拢他,一旦他投靠鱼朝恩,天英阁的一半武士都会被他带走,但我手下只有四名二级武士,其他都是三级武士。

    而赵春武艺之高,已远远超过我们的一级武士,仅比李统领略低一筹而已,凭武艺,我们哪里杀得了他,而且用别的手段更不可能,所以我只能请师弟出手了。”

    郭宋淡淡一笑。“师兄就这么相信我的武艺?”

    “哎!你的武艺我还不知道?连白云真人都死在你手中,师弟,就一句话,你肯不肯?若不肯,我也绝不勉强你,我们依然是好兄弟。”

    郭宋沉默片刻,还是点了点头,“既然你已经说到这一步了,好吧!我帮你一次,但我得说明,就这一次。”

    杨雨大喜,“那师弟什么时候有空?”

    郭宋冷冷道:“事不宜迟,天亮后我就出手,师兄只管负责把他的行踪盯住就是了。”

    李辅国昨晚被杀,天亮后肯定是一片混乱,既是最好的机会,但也是最后的机会,过了今天,一切都尘埃落地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