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五章 以毒制毒
    郭宋一路跟着两名奔逃的监视者,见他们翻墙进了光禄坊,很快又进了一座大宅。

    郭宋打量一下这座大宅,见它占地足有四十亩,里面建筑众多,围墙很高,大门口站在几名带刀武士。

    郭宋暗暗点头,又转身赶回了平康坊。

    孙家父子已经收拾好了,他们的钱财都存在柜坊,倒不用担心,只收拾了一些细软。

    孙小榛的父亲身上有伤,躺在马车里,由孙小榛的母亲和弟弟照顾,孙小榛则和郭宋各骑一匹马跟随马车两边,还有个老车夫,跟随孙家多年。

    “想好去哪里了吗?”郭宋问道。

    孙小榛点点头,“我家在华州乡下有座田庄,我父亲去那里养伤,他们找不到的。”

    “其他人不知道?”

    “我问过爹爹,他说前任掌柜可能知道,但前任掌柜已经不在长安了,现在掌柜只知道我家在咸阳县的田庄,华州那座田庄他不知道。”

    郭宋见他们都安排妥当了,便吩咐车夫道:“我们出发,去春明门!”

    老车夫一脸糊涂,现在可是宵禁,城门和坊门都关了,他们怎么出城?但他又不敢多问,只得扬鞭赶马车向坊门驶去。

    片刻,马车到了坊门口,坊门从里面用木栓别着门,还有一根粗铁链,上面有一把铜横锁。

    郭宋拔出匕首,对准横锁上的细长锁棍一刀斩下,这把匕首还是段三娘送给他的,削铁如泥,异常锋利,筷子粗细的锁棍被一刀削断,郭宋扯掉了铁链,拉开门栓,打开了坊门。

    “我们走!”

    从平康坊去春明门不远,过去最多一炷香时间,不过要经过东市,刚到东市大门前,一队巡哨的金吾卫飞奔而至,为首校尉厉声喝道:“谁敢违反宵禁令!”

    老车夫吓得浑身一哆嗦,差点从马车上摔下地,郭宋飞马上前,从怀中取出金牌,在为首校尉眼前一晃,冷冷道:“睁开你狗眼看看,这是什么?”

    为首校尉探头看了一眼,顿时气势全无,立刻在马上抱拳道:“卑职不知,请将军恕罪!”

    这种感觉还真不错,郭宋心中暗暗得意,脸上却冷冷道:“既然知道,为何不让路?”

    唐朝的宵禁也只是针对普遍百姓和一般官员,还是有很多特权牌可以夜行,像鱼朝恩的神策牌,天元、天庆和天英三座楼的夜行牌,还有宰相颁发的朝牌等等。

    今天校尉遇到的是大唐最厉害的一块特权牌,天子金牌,他哪里再敢多问半句。

    “卑职明白,将军请!”

    他一挥手,士兵们立刻闪开,马车继续前行,不多时,便到了春明门前。

    夜间开城门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除了天子出入城,宰相和御史出入城,以及八百里加急快报,其他都不允许了。

    不过凡事也不能绝对,打一个比方,鱼朝恩、李辅国、程振元三名大宦官的任何一人夜间要出城,谁敢不开门?

    郭宋来到城门前,仰头对城头上喊道:“奉天子之令,有紧急秘事出城!”

    城头上有士兵问道:“可有凭证?”

    “有!”

    士兵不敢怠慢,连忙去禀报当值守城校尉,片刻,校尉带着几名士兵从旁边甬道跑了下来。

    “是什么凭证?”

    郭宋将金牌在他眼前一晃,校尉呆了一下,立刻单膝跪下行一礼,“卑职参见天子令!”

    “将军免礼,请开城门!”

    “卑职遵令!”

    校尉立刻向上门挥手,“开门!”

    城门缓缓开启,吊桥放下,旁边孙小榛眼睛都直了,郭宋瞪了他一眼,“出城!”

    孙小榛这才醒悟,连忙护卫着马车向城外奔去了。

    片刻,他们出了长安城,来到城外官道,郭宋这才对孙小榛道:“你护送父母去华州藏匿,你也暂时不要来京城,你已经成为鱼朝恩关注的重点,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我明白了。”

    郭宋翻身下马,将马系在马车后面,吩咐道:“走吧!”

    孙小榛嘴张了半天,还是不敢问,一头雾水跟着马车走了,郭宋也转身消失在黑夜中。

    孙小榛不停回头张望,他心中充满了惊疑,自言自语道:“他手上拿的到底是什么?”

    老车夫对他道:“大郎,每个人都有秘密,他若不肯告诉你,那你最好就不要问,知道了未必是好事。”

    孙小榛叹口气,“我们走吧!”

    马车加速向东面官道而去........

    光禄坊的这座大宅是原紫金光禄大夫杨勤英的官宅,后来李隆基赏给了鱼朝恩,现在是府卫的老巢,他们却把这座府宅称为紫金府,提到紫金府,长安百姓没有几个不怕的,但紫金府究竟在哪里,却很少有人知道。

    此时大堂上灯火通明,数十名武士分列左右,中间地上躺在着四具尸体,每一具尸体都是眉心中箭,其中两人还被箭头穿透了后脑。

    众多武士默默无语,但眼中都带着难以掩饰的惊惧,他们虽然武艺高强,很多人还会使暗器,但暗器的距离最多十步二十步,都在可防备的范围内。

    但弓箭或者弩矢就不一样了,射距在百步外,令他们防不胜防,而且这么精准的箭法他们闻所未闻,每个人心中都沉甸甸的,他们遇到了真正的高手。

    杨万花脸色极为难看,他回头对刘思古道:“我刚刚得到消息,对方拿的是天子金牌,已从春明门出去了,马车内肯定是孙小榛一家,先生认为我们要不要去追赶?”

    刘思古摇摇头,“能拿天子金牌的人,不是孙家这种小人物能认识的,去追孙家没用,此人肯定已经回城了。”

    刘思古话音刚落,大堂外弓弦声响起,一名站在杨万花身后的武士惨叫一声,这一箭同样射穿了他的眉心,他当即毙命。

    杨万花吓得面如土色,趴在地上,堂上的也是一阵大乱,所有人都吓得趴在地上。

    半晌没有了动静,杨万花慢慢抬头,见所有武士都趴在地上,捂着眉心,他顿时又气又恼,大吼道:“你们这帮没用的混蛋,还给不快给我去追!”

    众人暗暗惭愧,纷纷爬起身追出去,这时,刘思古高声道:“不要去追了!”

    众人停住了脚步,杨万花愕然,他一挥手,“你们都出去,全府搜查,给我护住大堂!”

    武士们纷纷奔了出去,片刻,大堂内只剩下杨万花和刘思古,以及几名心腹武士护卫着他们。

    “先生是什么意思?”杨万花有些不满道。

    “花公公没发现吗?他刚才要射杀你我,简直易如反掌。”

    杨万花回头看了一眼刚才被射杀的武士,就在自己身后,那支箭就擦着自己而过,这分明是在警告自己啊!

    他双腿有点发软,一下子坐在绣墩上,半晌说不出话来。

    刘思古又道:“连天子金牌都出现了,这分明是天子在警告我们,不要做得过分,也在告诉我们,他要杀我们,易如反掌。”

    杨万花稍稍冷静下来道:“这恐怕不是天子的意思,天子不会管这种小事,应该是那个老乞婆下的命令。”

    “我知道,这是对方在反击我们,但做得很克制,如果我们不停手,下次死的恐怕就是你我。”刘思古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五具尸体。

    “可是....翁父那边怎么交代?”

    “我去给他解释,那块金匣中若是圣旨,肯定已经收回去了,天子不可能让这种风险流落在外,要不就根本什么都没有,就是一只空匣。”

    杨万花也知道自己肯定找不到金匣,既然刘思古肯替自己去解释,他就趁机借坡下驴。

    “先生的建议很有道理,这件事我们暂且收手。”

    ====

    【求月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