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三章 清虚新观
    郭宋的房间不窄,至少有十个平方,里面床铺蚊帐、坐榻桌柜,各种日常用品都齐全,清风拎来一桶井水,笑道:“师叔洗脸吧!师叔肚子饿的话,我去厨房下一碗面片。”

    “不用了,我在城外已经吃过,清风,道观里就你一人吗?”

    清风点点头,“师父和师兄们都去做法事了,道观里就只有我一人看家,大家都在努力赚钱。”

    郭宋一怔,问道:“你们很需要钱?”

    “以前不需要,但师父上个月想把道观后面一片五亩的空地买下来,说要修金身阁,供奉师祖。”

    郭宋心中猛地一紧,他随手将门关上,连忙问清风道:“师祖的金身现在在哪里?”

    “现在供奉在玄都观,被它们借去了。”

    郭宋眉头一皱,“怎么会在别的道观内?”

    “没办法,我们请人做金身时,消息泄露出去了,玄都观是京城最大的道观,它们观主几次上门,官府也来人了,后来东家也来了,师父实在扛不住压力,只得答应借给玄都观。”

    东家就是木真人的儿子,是清虚观的真正主人,连他都来劝说,难怪师兄顶不住压力。

    “玄都观说过什么时候还吗?”

    “他们说借去供奉三年,但如果我们的金身阁建好,也可以提前还,当时还写了契约。”

    郭宋点点头,“你去忙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提出来。”

    “不用,师叔先休息吧!”

    清风刚要走,郭宋又想起一事,问道:“你知道你胖师叔在哪里吗?”

    “我只知道在新丰县,具体地方得问师父。”

    清风抱拳行一礼,匆匆去了,前面的香客都要他照顾,他还真走不开。

    郭宋躺在床上,双手枕在头下,目光注视屋顶的房梁,他原本很好的心情已经被师父之事给破坏了,也让他从最初的兴奋中冷静下来。

    多少年前他就想着来京城,而现在他已经躺在京城清虚观内,很快会见到大师兄,然后呢?他可能还会去看看甘雷,再然后呢?他已经不是道士了,清虚观也不属于他,他的下一步又该何去何从?

    郭宋当然不是清心寡欲之人,他若清心寡欲,还不如当一辈子的道士,他有着很明确的目标,否则他就不会放弃河西的机会,放弃灵州的机会,放弃李晋阳的招揽。

    现在自己终于来到长安,又该怎么接近目标呢?郭宋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很好的思路。

    也罢,先在长安城安定下来再说吧!

    在胡思乱想中,他竟迷迷糊糊睡着了。

    醒来时,已是黄昏时分,他感觉到外面很热闹,郭宋坐起身,走出了房门,只见院子里几个道士在打水,小道士清风看见他,点点头笑道:“师叔起来了!”

    “你师父呢,他回来没有?”

    “师父回来了,就在外面呢!”

    这时,脚步声响起,一个中年道士急匆匆走进,满脸笑开了花,“老五,你终于来了!”

    来人正是多年未见的大师兄甘风,师兄二人紧紧拥抱在一起,甘风又打量他一下,给他胸口一拳,“臭小子长这么高了。”

    郭宋不好意思挠挠头,又笑问道:“师兄,这些都是你徒弟?”

    “都是!我刚来的时候,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慢慢收了十二个弟子,都是京城贫寒人家子弟。”

    甘风又回头喊道:“大家都过来,给小师叔磕头。”

    一下子跑进来十几个道士,最大的也有十七八岁了,众人跪了一院子,给郭宋磕头,“拜见小师叔!”

    郭宋没想到一下子有这么多师侄,心中有一丝感动,他便笑眯眯对众人道:“大家都起来吧!回头我给大家见面礼,每人一领新道袍,一件法器,不过我是给银子,你们自己去买。”

    众人大喜,“谢谢小师叔!”

    甘风又挥挥手,“去收拾饭堂,准备开饭了。”

    众人一哄而散,郭宋这才对甘风道:“大师兄,我已经还俗了。”

    甘风点点头,“我知道,你们几个都还俗了,但不管怎么说,你们都是我师弟,先去吃饭,吃完饭我们再好好聊一聊。”

    清虚观的晚饭是粗茶淡饭,基本上看不到荤腥,不过能吃饱,在崆峒山生活了十年,郭宋对吃饭没有任何挑剔,只要能吃饱就是最大的幸福。

    吃罢晚饭,两人来到后堂,甘风请郭宋坐下,郭宋问道:“铁木剑收到了吗?”

    “收到了,是一支商队送来,师弟要用的话,可以拿去!”

    郭宋摇了摇头,“师父要求我们把它一代代传承下去,在我手中迟早会毁掉,还是放在师兄这里,作为道观的镇观之宝,这把铁木剑实际上是黑衣大食和波斯的结盟证明,是一把祭剑。”

    甘风点点头,“我会把它传下去!”

    沉默片刻,郭宋又问道:“师父的金身是怎么回事?”

    甘风长长叹了一口气,“这件事师兄我无能啊!没有权势后台,导致师父的金身被玄都观强行请走,现在我们拼命攒钱,早日修建起金身阁,把师父请回来!”

    郭宋沉吟一下问道:“师兄修建金身阁需要多少钱?”

    “买地两千贯左右,修建三层阁楼大概要一千五百贯,一共需要三千五百贯,老四上个月送来五百两银子,老三家境不宽裕,但也送来三十两银子,我们自己也攒下两百银子,我会努力,争取三年内请回师父金身。”

    “师兄,还有我一份呢!”

    郭宋走出去,片刻拿来一个沉重的包裹,放在桌上,把包裹解开,里面是三十锭黄灿灿的金子,他把黄金推给师兄,“这是三百两黄金,师兄收下吧!”

    甘风呆住了,半晌结结巴巴问道:“师弟,这....这是从哪里弄来的?”

    郭宋微微笑道:“师兄放心吧!是我在灵州参加武会获得的奖励,都是干净的收入,不是为非作歹得来的。”

    “可是......”

    “没有可是!”

    郭宋打断他的话头,正色道:“师兄,这是为了请回师父金身,每个做弟子的都应该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师兄也在拼命挣钱,这些黄金对我作用不大,为什么不拿出来?”

    甘风眼睛一红,泪水涌了出来,半晌,他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点点头道:“好!我明天就去买地,争取半年内把金身阁修建起来,然后去迎回师父金身。”

    “玄都关肯还吗?”

    “由不得它,白纸黑字写着呢!还有宗正寺担保,不行就打官司,我就不信他们敢公开徇私枉法。”

    “这样就好,明天我想去看看三师兄,师兄有他地址吗?”

    “我有他地址,不过我要先问你一件事,前两个月,你怎么会被通缉了?”

    “这件事还真是一言难尽。”

    郭宋便将因为灵寂洞之事,他们和紫霄天宫产生矛盾,然后因紫霄天宫强占灵寂洞而使矛盾激化,他杀死了白云真人,烧毁天殿等等,大致告诉了甘风,甘风听得目瞪口呆,半晌才道:“然后呢,后来通缉又怎么撤销了?”

    “我后来不是回灵州了吗?正好遇到薛延陀军队大举进攻灵州,我立下了功劳,段节度使便替我消掉了通缉。”

    甘风叹了口气,“当时明春护送师父金身过来时,我就猜到你被通缉之事一定和师父的金身有关,没想到白云真人这么卑鄙无耻,还居然毁掉了二十多具不腐肉身,若消息传出去,他们要被天下道士的唾沫淹死的。”

    “师兄,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你把甘雷的地址给我,还有,他怎么卖糕饼了?”

    “是他娘子的意思,他娘子不准他再舞刀弄剑,要平平静静过日子,两人就在新丰县开了一家糕饼店,生意很一般,毕竟是小县城,就那么回事吧!”

    甘风写了一个地址递给郭宋,这倒让郭宋想起一事,他连忙回屋取来一封信,递给甘风道:“大师兄,这封信等会儿安排个弟子帮我送一下,就按照信封上的地址。”

    甘风接过来看了看,在务本坊,便点点头,“没有问题,马上我让大弟子去送。”

    “另外还有一件事!”

    郭宋从怀中取出一份房契,“这是宣阳坊的一座三亩小宅,我在阴山猎了一块比较珍贵的毛皮,有人用这座小宅和我交换,不知该怎么收这座宅子?”

    甘风看了看房契,眼睛瞪大了,“我说老五,你怎么会有这么多让人惊讶的事情?先是黄金,现在又是房宅,而且还是官宅,你知道宣阳坊的一亩小宅现在值多少钱吗?五千贯钱!你这三亩宅,一万五千贯都不止啊!”

    “它的来历师兄就别再问了,我想知道它怎么过户?”

    甘风便不再多问,笑着解释道:“民宅买卖过户就比较简单,但你这是官宅,转成民宅的话,手续就会稍微复杂一点,不过好处是可以免税,交给我吧!我来帮你办妥。”

    =====

    【求推荐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