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七章 酒宴较技
    阿勒库大怒,“既然你要自取其辱,我就成全你!”

    他话音刚落,便猛地向郭宋扑去,郭宋身体一个旋转,向右跳出了一丈外,双脚刚刚落地,身体又腾空而起,像只鹰一般飞起,四周顿时一片惊呼,阿勒库再次扑空,郭宋却轻轻落在他身后两丈外。

    “这样比没有意义!”

    阿勒库大吼道:“我们只比力量和勇气,不比你们汉人的身法,你敢跟我摔跤吗?”

    郭宋左脚抬起,保持一个金鸡独立,冷然道:“你若把我推倒,或者我脚移动一步,那就算我输了。”

    四周再次哗然,阿勒库是思结有名的大力士,一匹马都能被他摔倒,这个汉人轻功虽高,但在力量上还这么狂妄,未必太自不量力了。

    阿勒库被彻底激怒了,他满脸通红,大吼一声,像一只熊一般向郭宋冲去,用右肩狠狠撞向郭宋,这一撞之力,至少有五百斤。

    所有人都在惊呼中站起身,只听‘轰!’一声巨响,郭宋像根铁柱一般,纹丝不动,阿勒库却被强大的反弹力撞得蹬!蹬!蹬!连退十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郭宋当然不会和他硬撞,他用了剑器中‘卸’技,在阿勒库撞上他的一瞬间,他身体略偏倒,使阿勒库的力量撞空了,就在阿勒库急收力时,他猛地反弹撞回,使阿勒库瞬间吃了大亏。

    只是这个变化过程太快,旁边人都没看清楚,还以为是阿勒库被自身之力反撞回去,顿时轰然叫好。

    阿勒库心知肚明,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该认输,还是不该认输,半晌,他指着郭宋道:“你在使用妖术!”

    郭宋大步上前,一手抓住他的腰,另一手抓住他的腿,一下子将他高高举起,大步走到帐门口,竟将他扔出了大帐外,冷冷道:“输不起就不要比!”

    这是摔跤中最屈辱的一招,被对方举起,偏偏一向摔跤极为厉害的阿勒库竟像只绵羊一样,被对方抓住举起,毫无半点抵抗,让众人都看得目瞪口呆,阿勒库今天是怎么回事?

    这时,阿勒库狂吼一声,手执一把刀从外面一阵风似的冲进来,双眼通红,整个人变得疯狂无比。

    “够了!”

    萨勒一拍桌子吼道:“输不起的混蛋,你要给思结丢脸到什么时候?”

    “我不管,我要杀了他!”阿勒库已经疯狂了,任何人都喊不住他。

    他迎头一刀向郭宋劈来,郭宋也动怒了,一把抓住他执刀的手腕,身体一侧,一记肘锤狠狠击在他胸口,阿勒库痛得浑身都萎缩成一团,郭宋夺下他的刀,双臂较力,‘崩!’一声,将刀掰成两段,扔在地上。

    “连白狼王都死在我的手中,你也配和我斗?”

    说完,郭宋走回了自己位子,阿勒库像一堆烂泥一样瘫在地上,放声痛哭,周围的思结大汉们都沉默了,在他们的目光里看不到对郭宋的敬佩,更多的却是一种无法掩饰的畏惧和不满。

    萨勒没有听见肋骨断裂的声音,便知道郭宋没有下狠手,饶了阿勒库一次,他指着阿勒库大骂道:“你这个不知好歹的混账东西,别人已经饶你三次性命,你却不领情,从此以后,勇士这个称号和你无缘,给我带下去!”

    两名大汉上前将阿勒库扶了下去,萨勒刚要大声宣布,郭宋却摆摆手,断然拒绝他的宣布,“我和长生天没有什么关系,更不是什么非凡的勇士,请都督不要再为难我!”

    今天的比武使郭宋看清楚了一个事实,一场安史之乱,使草原游牧民族对大唐已由无比崇敬的天可汗,变成了骨子里的轻蔑,他们更是瞧不起唐朝的武者。

    自己的强大只会让他们又恨又怕,却无法再让他们对自己产生敬服之心,既然如此,那索性就让他们怕到底吧!

    入夜,郭宋坐在大帐内,用匕首在自己箭杆上刻下了‘鹰箭’两个字。

    …………

    五天后,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思结各部约三万骑兵齐聚牙帐,这些骑兵平时都是牧民,遇到战争召唤时,他们随时变成骑兵。

    数十支骑兵如一支支洪流汇聚在草原上,声势浩大,旌旗铺天盖地。

    都督萨勒头戴金色火焰装饰,披着绣有金边的大氅,手执战剑纵马疾奔,他竭力高声大喊:“八年来,阿布思部抢掠我们的羊群,杀死我们的战士,凌辱我们姐妹,让老人和孩子在绝望中哭泣,我们受够了,今天,我们要复仇,消灭他们的王帐,勇士们,胜利和荣耀属于你们!”

    三万骑兵振臂大喊,“复仇!”喊声震天动地。

    郭宋立马在一杆大旗之下,今天他也换了一身思结骑兵的盔甲,黑色皮甲,白色的大氅,头上戴着火焰头饰,腰佩战刀,手执强弓,后背四壶羽箭。

    萨勒战刀一挥,“出发!”

    三万骑兵如洪流一般向西浩浩荡荡杀去,他们需要走四天的行程才能抵达阿布思部的王帐所在地。

    远处,一支商队已经做好了启程准备,李安轻轻叹息一声道:“殿下,我们走吧!”

    由于战争爆发,安全已得不到保证,在李安的再三坚持下,李晋阳只得同意提前离开思结部,返回大唐。

    至于这场战争的消息,郭宋已经答应他,会把一份关于这场战争的书面报告送给京城的皇商驻地。

    李晋阳又眺望了一眼已经远去的骑兵大队,他也忍不住叹道:“怎么也想不到,这场战争竟然是由一名大唐勇士引发,而这人我们居然从未听说,可见我大唐天下藏龙卧虎,英才济济。”

    李安微微笑道:“殿下不是给了他一座宅子,还怕将来找不到他?”

    李晋阳却摇了摇头,“我曾经想过让他为我所用,可现在我发现,任何人也无法控制他,算了,控制不住的人,就算武艺再高强,我也不会用,我们走吧!”

    商队出发了,离开了思结部牙帐,迅速向南方而去。

    .........

    三天后,三万思结骑兵抵达了郁督军山南面的天鹅河上游,沿着着天鹅河再向西南走一百余里便抵达阿布思的王帐所在地。

    夜晚,三万思结骑兵在天鹅河边的草原露营休息,头顶上是无尽的苍穹和满天星斗。

    在军队的酣睡中,郭宋牵着战马悄悄离开了队伍,这是他和都督萨勒的事先约定,他答应将参战攻打阿布思牙帐,但他绝不会成为思结军队的一员,他会安排自己的战术,进行一个人的战争。

    天还没有亮,一名万夫长急报都督萨勒,郭宋昨晚连夜离开。

    几名大将异常愤怒道:“汉人就是靠不住,关键时刻离开了,难道他要去向阿布思通风报信?”

    梅录大将木满合连忙低声道:“都督,我们答应过他的。”

    萨勒半晌缓缓道:“他是汉人,不愿成为思结军队一员可以理解,我们也不指望他能发挥多大作用,灭掉阿布思牙帐还得靠我们自己强大的骑兵,至于他去向阿布思通风报信,这点大家不用担心,他这人虽然不愿与我们为伍,但也不会背叛我们,你们记住,他是杀了白狼王之人。”

    众将大吃一惊,那个汉人竟然杀死了白狼王,众将豁然明白了,为什么都督要在这时候发动对阿布思的大战?为什么一定要那个汉人也参加攻打阿布思?这不就验证了三十年前的预言:银狼王灭,阿布思亡。

    众人顿时激动万分,“都督,出发吧!”

    萨勒点点头,“出发!”

    ‘呜——’低沉的鹿角声响彻草原。

    三万骑兵纷纷翻身上马,催动战马向南方奔去,他们已经胜利在望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