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 高氏之弓
    陆铁匠千恩万谢走了,郭宋把星砂布包递给梁武,“拿去吧!两百两银子还我。”

    梁武蓦地瞪大眼睛,“你不要吗?”

    “废话!我要它做什么,我又不是铁匠,要不是你拼命向我挤眉弄眼,我当场就回绝了。”

    梁武叹了口气,“这真是星砂,我也有一小块,和它完全一样,它确实是罕见的宝贝,你不后悔就给我吧!”

    梁武刚要伸手来接,郭宋却一把收了回去,笑眯眯道:“我现在就有点后悔了,这玩意不占地方,我拿去京城卖,是不是可以卖一千两银子?”

    “你这么在乎银子?”

    郭宋掂了掂星砂,把它收回怀中,“要是城里能像崆峒山,随处可以找到食物,我倒是不在乎银子,可惜啊!没有银子就得看人脸色,偏偏我又不喜欢看人脸色,所以呢,囊中还是得有点银子才行。”

    梁武肃然道:“郭宋,如果你真缺银子,梁家有,你替梁家出战,梁家绝不会亏待你,而且你夺了个人名次,也会有丰厚的赏钱,但这么大的一块星砂,我不敢说天下独一无二,但也是世间罕见,你真的拿去换银子,就太可惜了。”

    “走!走!走!你这人没趣,和你开个玩笑也不懂,居然还给我讲道理,赶紧走人,我困了。”

    郭宋挥挥手,像赶只苍蝇一样把梁武赶走了。

    ............

    次日天刚蒙蒙亮,一层薄薄晨雾像轻纱一般笼罩着灵州城。

    郭家堡的客院里格外安静,一棵大树下,郭宋已经换了一个姿势,依旧单脚矗立,但身体附身向下,左脚和身体呈一条直线,就像一个‘丁’字。

    他左手捏剑诀,指向身后,右手持横刀,平刺前方,目光如电,一眨不眨地盯着一片树叶。

    这一招叫做平沙落雁,他已经站立了一个时辰,身体始终一动不动。

    在他身后不远处,梁武也厚着脸皮跟着学他的立剑式,可惜他坚持不到一刻钟,身体便吃不消了。

    从头到脚,每一块肌肉都疲惫不堪,不过梁武也明白了郭宋练武的方法,他在练习力量和平衡力,身体的每一块肌肉和筋骨都运用到了极限。

    只有这样,他在出击时才会如豹子般迅猛有力,才能在空中连翻几个旋,还能稳稳站住。

    只可惜这种独特的练武方式必须从小练,自己现在才练习,意义已经不大了,梁武心中叹息,为什么自己不早几年遇到郭宋呢?

    当然,他并不知道,郭宋的静立式只是一种练武的方法,他真的练的是剑器九式,需要用静立式样来领悟剑意。

    梁武很快便放弃师从郭宋的想法,他手中刀法一变,又变成郭氏一百零三路刀法,一时间寒光闪闪,繁杂的刀法令人眼花缭乱。

    郭宋只练一个时辰便收起了剑式,他不会再一练一天,用三师兄甘胖子的话说,一件作品已经成功,剩下的事情就是保养它,而不是继续折腾,况且他也没有那个时间。

    郭宋站在一旁默默注视着梁武练刀,这是人家的家传刀法,他当然不能随意评论,不过郭氏刀法也绝大多数刀法一样,都走错了路子,仿佛越复杂越高明,事实上恰恰相反,刀法越简洁越实用。

    不过这也是相对而言,这就像一件衣服,为什么大师做的衣服很简单,却充满了美感,原因其实是大师选用的布料好,若用的是劣质布料,越简单就越难看,做得花哨一点,反而能让人接受。

    这是一个通用的道理,大师写得文章很简洁,那是因为他基本功扎实,言简意赅,用词准确,没有基本功,那也只能像中学生作文一样,用华丽的辞藻去堆砌。

    武学也同样如此,没有强劲的力量,没有迅捷的身法,没有锐利的目光和强大的平衡力,那么招式越简单就死得越快。

    这时,外面传来了施小胖哀求的声音,“小姑奶奶,这把弓真不是我偷的,我刚才在门口遇到她,她让我拿给郭宋,你就放过我吧!”

    “你胡说,三娘怎么会认识郭道长,你赶紧说实话,到底是怎么来的?”

    听声音是梁灵儿,她似乎很生气。

    施小胖被梁灵儿揪着领子拖进了院子,模样很狼狈,他手上还拿着一把弓,郭宋眼睛一亮,盯住了施小胖手上的弓,竟然是铁脊弓。

    普通骑弓都在五斗到八斗之间,想达到开力一石以上,一般有两种制作办法,要么就做厚做大,但弓做得太大只能用作步弓,而不利于在马上骑射。

    所以工匠们便想到了另一种做强的办法,那就是在制弓中添加金属,一般是用铁,工匠们用铁条和竹木筋角复合压层制作,最后骑弓的大小不变,但开力却强了很多,这就是铁脊弓。

    两石以上的骑弓基本上都是铁脊弓,为了美观,有人用金线或者铜钱在弓背上缠绕,使弓背看起来闪闪发光,格外绚美,这种弓又叫铜胎铁背弓。

    施小胖手上的弓不是铜胎铁背弓,而是普通的铁脊弓,外面裹着牛皮,至少在两石左右。

    梁武走上前斥责道:“灵儿,你在干什么,还不放手?”

    梁灵儿有点怕兄长,她放开施小胖,指着他手上的弓道:“这柄弓我见过的,是三娘她爹爹收藏的宝贝,居然在这个施胖子手上,所以我要问个清楚。”

    施小胖整理一下衣服,一脸委屈道:“我都给你说了,这是段三娘让我交给郭宋,你偏不信。”

    “郭道长几天前才住到我家里,三娘怎么会认识他?再说,就是要转交弓也应该是由我哥哥转交,怎么轮到你施小胖?”

    郭宋却有点品出味来,这梁灵儿因为段三娘送弓给自己,她心里不舒服吧!她的潜台词是,‘段三娘要送弓,也应该是送给我哥哥,怎么轮到他郭道士?’

    看来这小娘子一心想撮合梁武和段三娘,不容第三者插足,这件事得解释清楚,郭宋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发生误会。

    郭宋走上前便把昨天之事简单说了一遍,笑道:“估计是因为我的木剑丢了,段姑娘有点歉疚,所以想补偿一下。”

    郭宋的解释让梁灵儿稍稍松了口气,心中对郭宋的警惕也消除了大半,她又指着弓道:“这弓是段伯父的心爱之物,估计是三娘偷偷拿出来的,怎么处理,你们自己看着办?”

    郭宋走上前从施小胖手上接过了弓,弓很沉,至少重二十斤,但线条各方面都做得很流畅,没有那种粗大的感觉。

    弓的式样古朴,做工精湛考究,一看便是名匠之作。

    这把弓上面没有弓弦,意味着它是收藏之弓,郭宋回屋拿了一根绞丝弓弦,和梁武一起用力把弓弦装好,他又从怀中摸出扳指戴上,双臂猛地用力拉弓如满月,弓弦一松,‘嘭!’一声巨响。

    郭宋立刻试出来了,这确实是一把两石弓,虽然他能开两石五斗弓,但这把铁脊弓也让他感觉到很舒适,有一种力量用足的满足感。

    “梁姑娘,你怎么知道这是段姑娘父亲的收藏之物?”

    “这上面有字呢?”梁灵儿指了指弓背下方。

    郭宋这才注意到,弓背下方的内侧是刻了一行很小的字,和弓背颜色一致,不仔细还真不容易看到。

    字是小篆,大小如米粒,郭宋认出了这行字:‘安西四镇节度使高’。

    郭宋一怔,这难道是名将高仙芝的弓?

    不过想想也不奇怪,段秀实是高仙芝的心腹部将,高仙芝被朝廷处死后,他的遗物当然会落在段秀实手上。

    郭宋有点难办了,这弓他确实很喜欢,但这是高仙芝的弓,对段秀实必然是有着不同寻常的纪念意义,郭宋叹了口气,段三娘可以不懂事,但他得这把弓送回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