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狮子大开口(1)
    “秦先生是医生?”

    许威还真是没想到,诧异的盯着秦飞扬,奇怪得很,说实话,他没从秦飞扬身上看到一丝一毫的医生气质,相反,他觉得像植物专家。

    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秦飞扬刚刚把他的农科兰治好了的原因。

    许威的娇艳媳妇姓谢,名字叫“艳丽”,确实也是名符其实,艳丽如花。

    但这时候谢艳丽一张脸梨花带雨,抓着许威的手哭道:“老许,我家……我家你也晓得,我弟弟要有个三长两短,我爸妈可活不下去了,老许,你得救救他,不能……千万不能截肢,我们谢家就他这么一个男娃!”

    一听到这个话许威就来气,但说话的是他宠得很的娇艳媳妇儿,不考虑也不行,想了想才说:“赶紧去医院看看吧,看看情况再说。”

    “那好,我们马上去,我……老许,你开车吧,我心乱得很。”

    谢艳丽六神无主的把车钥匙递给许威,对毛遂自荐的秦飞扬无视了,她压根就没想过把弟弟让小医院小医生治。

    倒是许威对秦飞扬很尊重,无他,人家就凭把农科兰治好的本事就值得他尊重,更别说他还是超级巨富庄氏家族的座上宾!

    许威很清楚,像庄氏那种家族,家里人无不是眼高于顶,能看得入眼的人少得可怜,这个秦飞扬还给配了豪车和司机,庄家都这么对待的人能一般吗?

    “秦先生,你看这……”许威沉吟了一下说。

    秦飞扬笑笑道:“反正我也没事,就跟着看看情况吧,不碍事。”

    “那行。”许威也不多说,媳妇着急,马上去医院。

    秦飞扬不坐许威的车,张富贵利索的去开了车,等秦飞扬上车后才跟在了许威的车后面。

    谢艳丽在后视镜中瞄了瞄那辆宾利,有些惊讶的问许威:“老许,这个车……我眼熟,是叫啥牌子呢,一下记不起来了,这车怕不得比我的TT便宜吧?”

    谢艳丽开的是一辆奥迪TT。

    许威嘿嘿一声说:“他们那车是宾利慕尚,全套办好落地至少700万元,你拿你那车怎么比?”

    “这么贵?”谢艳丽吃了一惊。

    许威又说:“我看你对人家不怎么尊重,你要注意一些,别得罪了人,开这个车还不一定就有多不得了,但这辆宾利的主人可是庄荣!”

    “庄荣?哪个庄荣?”谢艳丽一时没想起。

    许威也不嫌烦,一边开车一边说:“世界华人超级巨富庄荣,在我们江北投资有万家广场,银信投资控股,还有江景一品……”

    谢艳丽“哦”的一声恍然大悟,这些都是省城大名鼎鼎的企业,尤其是万家广场,那是江北省城里最高档的商业广场,她的服装化妆品基本都是在那买的。

    许威忽然想起来他还没付给秦飞扬十万块钱的报酬,刚才事急也没想到那上面去,等会到了医院就把钱转给他。

    距离不算太远,但一路红绿灯多,三四十分钟后才到医院。

    谢艳丽的弟弟谢洋26岁,性格张扬,平时就是什么正事坚决不干,干的都是混账事,许威没少为他的事操心。

    今天就是跟几个狐朋狗友一起飙车,开到一百八十码撞了,还好他撞的是树不是人,要不然还得惹上人命官司,撞树只祸害到他自己!

    车子完全毁了,人也是一双腿粉碎性骨折,到医院一检查医院方就给出了结论,只能截肢。

    现在等的是家属来签字,然后手术。

    谢艳丽的父母一听说要截肢就傻了,不敢签字,赶紧打电话给女儿让她要许威出面。

    许威到了就给谢艳丽的父母迎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小许啊,你弟弟这……这腿可不能截肢啊,截肢了就是残废,洋洋这一辈子就毁,你得想想办法救救洋洋啊……”

    许威皱着眉头,谢洋这结果都是自找的,说毒点就是报应。

    但当着丈人丈母娘话还是不能这样说,再说事情已经这样了再说其他的话也没意义。

    许威一边走一边又掏出手机来给医院的朋友打电话。

    他朋友是这医院的外科副主任,不是谢洋住的这个科室部门,但他一个副主任也说得上话。

    接了许威的电话就马上过来了,跟这个科室的人一了解,之后马上就跟许威摇头苦笑道:“老许,你我的关系我也就不转弯抹角了,你小舅子这个伤你们还得尽快签字动手术,腿肯定保不住,迟了还有生命危险,我这么跟你们说吧,现在不是保不保腿的问题,现在是保不保得住命的问题!”

    谢艳丽的妈眼一定,差点就晕过去了!

    谢洋这时在急护室候着,医生只能做一些急救处理,彻底的只能等签字做手术。

    谢艳丽泪盈盈的抓着许威的衣袖哭道:“老许,你说……你说怎么办啊?”

    许威皱着眉无奈的摊了摊手,这还能怎么办啊,他又不是神仙,这只能签字做手术啊!

    却没想到身后一个人的声音响起:“许老板,让我看看行不?”

    许威转头一看,见是秦飞扬,这才想起来还有两个人跟他一起来医院的,想了想才无奈的点头说:“在急救室,我说说吧,不然是不准外人进去的。”

    秦飞扬当然知道,他自己本身就是医生,当然知道医院的规则。

    许威当即跟他朋友说了,他朋友跟科室主任说了一下,也答应了,不过眼神表情可不好看。

    像医院的科室那都是自家的地盘,哪容得外人来指指点点?

    秦飞扬不说话,跟医生一起进了急救室。

    急救室里的移动手术台上,谢洋已经打了止痛针,但还是痛得很,人是迷迷糊糊的,嘴里疼得直哼。

    秦飞扬走上前,揭开消毒单,谢洋的裤子已经剪烂除掉了,光条条的,腿伤用肉眼都看得明白,像两摊泥!

    秦飞扬把手指轻触在谢洋腿上,长春真气窜入谢洋体内,他身体的情况顿时清清楚楚的展现在脑子里!

    秦飞扬主要是要试一试长春真气能不能治,能治再说别的,如果治不了就闪人,所以前面他没对许威打保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