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起死回生的香妃茶
    秦飞扬这一天很平淡,九点过起床后,庄思晴安排的司机来接他出去吃饭,吃完饭又送回来,然后留了手机号,全天伺候。

    司机名叫张富贵,很老土的一个名字,但人却很精干,四十一岁,是个退伍特种兵,开车技术好,身手也好,等闲四五个人近不了身,个性也极沉稳。

    这是司机兼保镖的活儿,庄思晴家请的司机大多都是这种类型,有钱人随时都要有万一情况发生的预备心态。

    秦飞扬还是颇为有些不自在,还没适应超级有钱人的生活习惯和水准,吃饭回来后就在家里练长春真气。

    第一层经胳打通后,这第二层的奇经八脉又难多了,六条次要的经脉都没动静,更别说任督二条最主要的脉络了,好在秦飞扬也不着急,反正他这时候病也治好了,再进一步更好,不进也不担忧,只是存了要认真努力的去练通达奇经八脉的目标而已。

    虽说对奇经八脉的打通没有进步,但长春真气却越练越纯,对长春真气的使用和了解更是越来越深,也逐渐试出许多新的能力。

    比如秦飞扬运用长春真气能与所有的植物类进行勾通,其实植物是没有思想的,没有灵智的,但秦飞扬的长春真气与植物进行“灵思”交流勾通时,却能够感应到那些植物的“喜怒哀乐”,能感应到它们那简单而又纯粹的情感。

    而植物同时又有人类所无法拥有的能力,它们所拥有的“气息”能够滋润养息长春真气,所以秦飞扬越来越喜欢静静的练习长春真气与植物们的交流。

    一开始秦飞扬是在别墅的三楼空中花园处练,感应的是空中花园里的植物。

    下午就到楼下的私家花园里,在楼XHY区里练习时的感觉大不一样,空中花园与地面的联系是断绝的,感应到的只是三楼平台的那些植物。

    而楼下就不同了,各家别墅的私家花园虽然是隔开了的,但隔开的是地面的范围区域,而地面下的植物根茎却是连成了一片。

    秦飞扬的思维沿着地面下的根茎沿伸出数百米的距离,数百外别人家的花园中,那些植物的动静,感受,他都能感受到,甚至还能通过地面的植物感应到地面上那些进出来往的人。

    很奇妙的感觉。

    长春真气与这些植物交流感应的同时自身也变得更纯更熟练。

    秦飞扬沉浸在这种奇妙的感觉中不能自拔,许久才慢慢收回思维感应,缩回到自己这片私家花园中。

    忽然,后院的一个地方有一缕不舒服的感受,秦飞扬运起长春真气凝神一看,那是一株有近两米高的香妃茶花树。

    这是个颇为名贵的茶花品种,秦飞扬以前在医院工作的时候知道一些,医院绿化就定购了很大批量的各品种花树,其中茶花树量是最大的,一米以下的茶花树就得几百块,一米以上的最少一千块起,如果是名贵品种,树高一米五到两米多的,价格至少是五千至数万之间。

    这株两米高的香妃茶价格不会低于一万块钱。

    但这株香妃茶花树此时叶片泛黄,从树身表面还看不出特别的地方,但在秦飞扬的长春真气下,他就感应到了。

    这株香妃茶花树生机短绝了,必死无疑。

    秦飞扬沉吟了一下,然后就起身到后院,拿眼看了看那株茶花树,在一些植株中间,一半的叶片儿颜色浅了些,一半的叶片儿还正常。

    从外表是看不出来什么,但秦飞扬知道,这株茶花树大约三个月的时间就会叶枯,尖部的树枝会先干掉水份,从现在互死绝的时间大约是五个月,这就跟人老快死的情形差不多。秦飞扬忽然兴趣起来,运起长春真气贯注到香妃茶树里,看看长春真气对它有没有影响,有没有作用。

    长春真气一运到茶花树里,那半死半枯的树息忽然像沙漠里快死的人看到有一汪清水,一头就扑了上去,然后拼命的吸食。

    秦飞扬有心要试验长春真气对植物类的能力效用,所以没有收缩回来,而是全力运起长春真气迎头而上。

    香妃茶树的吸力很大,秦飞扬的真气给它像吸水一样给强力吸取,吸到一半的量才填满它的胃。

    吸了长春真气的香妃茶树精神一振,那原本断绝的生机气息忽然间连接起来,旺盛的在树身里窜动,从树根到树枝叶尖,长春真气与地面下其它植物生机气息连接起来,在香妃茶树身里运行修补。

    几分钟的时间,香妃茶树的生机恢复,那气息还一个劲儿的往树尖儿上冒。

    秦飞扬凑近了脸,几乎用肉眼就看到了,一些枝头尖儿处,有一处处的芽尖儿冒出来,正缓缓的绽开并长大。

    秦飞扬看得又是兴奋又是欣喜,原来他的长春真气对植物还有这种起死回生的能力!

    直到脑子里有些晕眩的感觉时,秦飞扬才赶紧停了下来,一停下,那些冒出的新嫩芽尖儿就停止了绽放长大。

    这是盛夏时节,树木花草基本上都停止了新芽叶儿的生长,而这株香妃茶冒出的新芽儿看起来就特别出众了,嫩嫩绿绿的,秦飞扬脑子里顿时冒出来一首熟悉的诗句:“不知新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试出了这种作用,而且在长春真气持续催化下,起死回生的树叶生长速度比正常情况高了几千倍!

    这长春真气真正不愧为“长春”的名字。

    对植物有这种能力,秦飞扬忽然想到,对动物或者人类呢?

    没法去找死人试验,至少眼前是不可能,但动物还是不缺找来能试验的,毕竟动物不会说话不会泄露他的秘密。

    之前刚练出长春真气的时候,秦飞扬也治过一只小麻雀,但那时一来长春真气太弱小,二来小麻雀不是致命伤,只是翅膀断了,长春真气治疗伤口和续连上断翅,虽然比现有医学上的技术超前了许多,但对秦飞扬来说,也算不得多厉害了,至少比治他绝症的震撼来说要弱得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