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改了的遗嘱
    庄荣确实老谋深算,送房送车的话给他这么说出来,反倒是像在求秦飞扬一般。

    但其实也就是“求”秦飞扬,只不过外人看不出来,但秦飞扬自己是清清楚楚的,庄荣很有心想结交他。

    说实在的,这五千多万的大别墅,五百万的宾利豪车,五百万现金,这一切来换他庄荣的命还是远远不等的,秦飞扬清楚,庄荣自己也清楚,庄思晴更清楚。

    不清楚的是其他人,包括现场处理这事的王忠信律师。

    他也很奇怪,庄荣为什么把这栋价值数千万的半岛别墅赠送给这个叫秦飞扬的年轻人?

    看着庄荣殷切恳求的目光,秦飞扬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好吧,既然庄老这么盛情,我再推辞就见外了,好,这房子,这车,我都收下了。”

    庄荣呵呵一笑,畅怀不已的一摆手道:“小秦就别跟我老庄见外了,司机我也给你准备好了,是我公司这边的司机,跟我的老人了,四十岁,二十二年的驾龄,技术好,心细,然后工资在我这边开。”

    也不等秦飞扬说话,庄荣又叫王忠信马上去处理房子和车子过户的手续,等他走了才又问秦飞扬和秦丽两人:“小秦,你们还满意这房子的装饰家居不?不满意让思晴马上换!”

    秦飞扬苦笑道:“这要还不满意的话,庄老不如捧我去当个皇帝吧!”

    庄荣呵呵一笑:“满意就好,满意就好!”

    接下来庄荣脸上又隐隐露出忧虑的神色,想了想才对秦飞扬道:“小秦,还有,你叮嘱我的事情,我还得多方面准备一下,这件事就你知我知思晴知,其他人,我会准备一些资料和理由应付,包括我儿子孙子,另外,我可能还得到国外找个地方‘疗养’几个月,然后再回国内来,小秦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就找思晴,我把她留在国内配合你。”

    庄思晴一怔,摇摇头道:“爷爷,我……得陪着你!”

    庄荣爱怜的嗔道:“思晴,爷爷如果还病着,你不陪我我也要你陪着,但爷爷病好了,出去疗养也只是个借口,用不着你陪,时候到了我就会回来,倒是你这边,小秦有任何需求你都要不惜余力的支持他,爷爷把独立的‘庄荣基金’权限给你,哪怕是把一百亿花光都无所谓,你好好的配合支持小秦,这是爷爷给你的任务!”

    庄思晴知道,庄荣基金是爷爷独立于庄氏家族生意之外的一个储备基金,数额是一百亿美金,他把这个基金的权限给了她,她就知道爷爷对秦飞扬是有多么看重了!

    这个基金,就是大伯庄英诚和两个堂兄都眼红得很,谁都盯着的。

    庄荣又叮嘱了一下庄思晴,然后叫了保镖回七号别墅,回到他三楼的书房中考虑应对方案。

    其实在之前他就已经想好了,出去国外转一转,再想个对策应付过去。

    想好后,庄荣又看了看书房中那道保险墙。

    墙后是一个巨大的保险柜,想了想后才去开,这个保险柜需要以眼、脸、指纹、密码等多重验证才能打开,设定能打开的权限人有两个,一个是他自己,另一个是他的私人律师王忠信。

    当然,王忠信打开时需要有庄家所有成员在场才能进行,这也是庄荣之前就对家族成员公布了的,他病前就立了遗嘱,遗嘱的公布得在他死后由王忠信在所有庄家家族成员在场的情况下取出来。

    但庄荣没想到他遇到了秦飞扬这个异数,居然把他救回来了,既然他没死,病也好了,这个遗嘱自然就没有必要公布生效。

    遗嘱放在一个文件袋里,庄荣取出来后暗自神伤一阵,死里逃生,然后再来看看自己立下的遗嘱,这种滋味恐怕难以形容。

    庄荣对庄家目前的情况很清楚,二儿子过世后,庄家生意的权限其实已经往大儿子那一系倾斜了。

    为了庄氏的持续发展着想,庄荣也是考虑万千,大儿子庄英诚能守成,但心胸窄了些,开拓性也不足,两个孙子就开拓守成都不行,孙女思晴倒是聪慧,但奈何是女儿身,也年轻了,完全交给她的话,庄氏就会内乱,反而会加速庄氏分崩离析。

    所以思来想去,庄荣把他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平分给了庄英诚和庄思晴,庄氏资产由庄思晴管开拓管理,庄英诚管钱账,这样一个管钱,一个管权,各擅所长。

    另外,庄荣把他名下的庄荣基金却全部交给庄思晴了,他也想得到,如果这个遗嘱公布出去,必然会引起儿子孙子的愤怒,不过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生病期间,儿子孙子只顾着争夺公司的各项职权,陪着他的只有庄思晴。

    从小到大,庄荣都很清楚两个孙子和这个孙女的性格,两个孙子桀骜嚣张,目光短浅,倒是孙女庄思晴重亲情,对钱财和职权也没有过份追求,从她一直不肯回来家族企业中任职就看得出来,她并不想参与到大伯一家的争产斗争中,父母的股份她一辈子都花不完,还去争产夺利干什么?

    人都是有私心的,庄荣也是,他本来就有些愧对二儿子,二儿子夫妻过世后,他把疼爱全给了孙女思晴,他也想到,就算思晴在公司中争不过大儿子父子,她也还有他留下的一百亿美金的庄荣基金。

    但他既然活了下来,这些头疼的事就得又往后推了。

    把遗嘱从文件袋里取出来,庄荣慢慢看他亲笔写下的遗嘱。

    忽然间,庄荣眼睛变得凌厉起来。

    遗嘱不对劲!

    再看了一遍,可以确定,遗嘱给改了!

    庄荣变得出奇的愤怒起来,但愤怒中,他还是保持了冷静。

    遗嘱的内容改了,他名下那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原本是平分给庄英诚和庄思晴的,庄荣基金则完全留给了庄思晴,而现在遗嘱的内容则改成了,他名下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庄英诚占百分之二十,他两个儿子庄永明庄永唯各占百分之十,庄思晴一份也没有,庄荣基金则完全交付给庄英诚。

    这份遗嘱,庄荣看得出奇的愤怒!

    能打开这个保险箱的只有他的私人律师王忠信,所以遗嘱必然是他改的是,但主谋绝对不是他,而是自己的大儿子庄英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