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送别墅
    秦飞扬越是不在意,庄荣就越看重他,不仅仅把他当成自己的救命恩人,他想的是怎么把秦飞扬变成他们庄家的人。

    哪怕他跟秦飞扬真正的接触就只有今天这一次,但这种意义上的接触,一次就足够了!

    “思晴,你陪……秦先生到十九号别墅去看一看,我安排点事情。”思前想后,庄荣决定了后就吩咐庄思晴陪秦飞扬,他要处理一些事务。

    庄思晴有些奇怪,尤其是爷爷忽然对秦飞扬的称呼变了,由“长春先生”变为“秦先生”,敬重的意思稍减,亲近的意思却多了些。

    “秦先生,请!”

    庄思晴风姿绰约的邀请秦飞扬下楼,秦飞扬摸了摸头,搞不清庄荣到底什么意思,这病也治完了,该谈的也谈了,大家就此别过多好,他也该回去把妹妹喊起一起数钱了,五百万元,别说妹妹了,他也没见过!

    楼下秦丽坐立不安,焦急得很,见到秦飞扬下楼就猛起站起身迎上前,然后悄悄问他:“哥,咱……咱把钱退给她们好不好?”

    秦飞扬嘿嘿一笑,低声道:“退啥?咱们这个数还收少了,下不为例,下一次,嘿嘿……”

    秦丽还想劝一下,但美丽动人的庄思晴已经走上前了,伸着手拉着秦丽亲昵的说:“秦小姐……生分了,我还是叫你小丽吧,来,跟我们一起到另一处看看。”

    秦丽给庄思晴这么亲昵的拉着手往外走,她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在公司里,同事,上司,大家各司其职,等级森严,她是公司里最小的小虾米职员,从来都是仰望着别人的,这个既漂亮又高贵的庄小姐跟她们公司刘总都能说上话,肯定是了不得的人,这样的人,她想都没想过能跟她手拉手的一起走路!

    一激动,秦丽连刚刚的担心害怕都忘了,手儿硬硬的给庄思晴拉着走出别墅。

    庄思晴带着秦飞扬和秦丽去的是十九栋别墅,都在靠河道的这一边,坐北朝南,别墅的样式跟七栋是一模一样的,房子里面的装饰与七栋略有不同,但依然奢华无比,富丽堂皇。

    庄思晴微笑着对秦丽说:“小丽,喜欢这种风格吗?走,我带你到楼上去看看,看看喜不喜欢房间的装饰。”

    秦丽还以为庄思晴是要她帮着做一个参考,但她压根儿就没住过这么豪华宽敞的大别墅,也根本就没见过,连做梦都没想过将来能拥有这种大别墅的愿望,她哪知道好不好?

    跟着庄思晴上楼,二楼有四套卧室和一个大客厅,每套卧室面积约有一百平方,里面包含了一个超大豪华的洗手间,一个衣帽间,一个书房,一个封闭式的阳光阳台。

    这是四套各自独立的卧室,三楼则是一套大居室,另设有客厅,投影室,娱乐室,前半还有两百平方的空中私家花园。

    一楼除了大客厅外,有一套厨房,八套佣人房,一个储物室,大门左侧是三个停车库。

    可以说应有尽有,无尽奢华,秦丽看得呆了,她哪知道还能有什么不足的地方?

    庄思晴在顶层的花园边看到楼下的小道上,她爷爷和几个人过来了,当即拉了秦丽的手下楼:“我爷爷过来了,先下楼去。”

    一楼的客厅里,秦飞扬一个人坐在宽敞舒适的大沙发上,庄思晴的语气有点奇怪,他一直在想,难道庄荣有什么想法?

    还在沉思中,庄荣精神抖擞的来了,跟他一起的还有一个四十来岁的西装男子,提着个黑皮包,几个保镖则守在别墅大门外没进来。

    庄荣坐到了秦飞扬身边,指着跟他一起进来的男子介绍道:“小秦,这是我的私人律师王忠信。”

    王忠信赶紧弯着腰跟秦飞扬握了握手说:“秦先生,我是王忠信,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好说好说。”秦飞扬顺口应了一句,又瞄了瞄下楼来坐着的庄思晴和妹妹秦丽两人,不知道庄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拿出来吧。”庄荣笑着吩咐王忠信。

    王忠信当即把黑皮包摆在茶几上,拉开拉链,取出一叠资料文件来,一边摆开一边说:“秦先生,这是十九栋别墅的房产手续、付款和装修清单,别墅是一五年购买,总价是两千七百八十八万元,装修花费三千零九十万元,合计总价是五千八百七十八万元,秦先生检查一下,如果无误的话就在这几份转让协仪上签名就好了,大约三天时间我就能把房子过户到秦先生名下。”

    “房子……过户给我?”秦飞扬一愣,又瞄了瞄庄荣。

    庄荣这才笑着说:“小秦,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如果只是之前的条件,我实在说不过去,别的我也不多说,小秦也是人,也有家人,也要吃穿住行,所以我也没准备别的,就把这栋房子送给你,外边有一辆刚买回来的宾利慕尚,就一栋房一辆车,小秦可别再推了,这是我老庄的一番心意!”

    秦飞扬顿时沉默下来,庄荣又送他一栋花了五千多万的大别墅,一辆四五百万的豪车,心意确实到了,收不收呢?

    另一边儿,秦丽脑子里像打了个炸雷似的,昨天哥哥收了庄思晴五百万元她这一天一晚就担惊受怕的,饭吃不香,觉睡不好,这事还没结束,这又送来一栋五千多万的大别墅,这是要把她哥哥送到十八层地狱去吗?

    “哥,这个……”看到哥哥沉吟着,秦丽忍不住开口提醒他,“这个不能再收了!”

    因为有庄荣和庄思晴在场,她不好提把五百万也退回去的话,再怎么也不能把哥哥是骗子的话说出来,但这别墅和车却是不能再收了,如果论罪的话,再加五千多万的数目,怕是要把牢底都给坐穿了!

    庄荣笑着说道:“小姑娘,你可别阻止你哥哥了,这房子是我老庄送给他的,唉……”

    说到这儿,庄荣叹息一声,悠悠道:“我庄荣今年七十二了,知天命的年纪,一大半截都入了土,虽然这一辈子挣下了不小的家业,但这一次死里逃生后就看得更坦然了,人生苦短,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死也罢了,却在临死前遇到小秦这么一个忘年知交小朋友,这恐怕算是我老庄这一辈子最幸运的一件事情了,我现在不要求别的,只求跟小秦多见几面,喝喝茶,谈谈心,这里隔得近,方便我随时来叨扰,小秦,怎么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