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谁也不嫌命长
    “我爷爷在后院,请秦先生过去。”跟庄永唯介绍过后,庄思晴就对秦飞扬单独说。

    “我陪他过去。”庄永唯当即接过话头,站起身就要带秦飞扬一起去后院。

    庄思晴摇摇头道:“二哥,爷爷叮嘱过的,只跟秦先生一个人见面谈事,你就别去了。”

    庄永唯脸一沉,皱着眉头说:“笑话了,我是他亲孙子,我要陪一下爷爷怎么了?我看谁敢拦我!”

    庄思晴叹了一声说:“二哥……”

    庄永唯不理她,哼了哼,径自走在前头,穿过大厅,从后门出去。

    后院是个很封闭的区域,院墙不是栏杆,而是红砖所砌,高两米,这个高度表明房东对隐私的防备度是很高的。

    院子里有个凉亭,此刻摆了一席早餐,小米粥,两个白面馒头,两根油条,甚至还有一碟辣泡菜。

    山谷里见到的那个庄姓老人就独自在席,不过此刻的气色还算是好的。

    秦飞扬很诧异,一个百亿级的世界超级富豪居然吃得这么简陋?

    庄荣抬眼就看到气冲冲而入的庄永唯和跟在后边的秦飞扬,脸色一沉,喝道:“永唯,我有客人来,谁让你进来的?”

    庄永唯一愣,给庄思晴说他还不服气,但给爷爷庄荣瞪眼一恼,就有些不知所措了,讪讪道:“爷爷,我是……我是想来看看你,陪陪你……”

    庄荣嘿嘿道:“你倒是好孝心,不过我前些日子病得快死了,听说你去泰国喝花酒还打了一场架?”

    庄永唯脸一红,喏喏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出去!”庄荣淡淡道,“我没叫你不准进来,惊扰到我的客人我关你一个月!”

    庄永唯不敢再辨驳,哼哼唧唧的退了出去。

    庄荣又瞟了一眼秦飞扬,眼生,以为是家里请来干杂务的,头也没抬的吩咐:“你也出去,没我的吩咐谁也不许进来。”

    秦飞扬笑笑道:“庄老,剃了胡须就不认得了?我是不是得再贴一大把胡须在脸上?”

    庄荣一怔,抬眼盯着秦飞扬看了半晌,随即脸色一喜,霍的起身就迎了过来。

    “是……是你吗长春先生?”

    由不得庄荣不激动,说实话,以他这个身份地位,即使见了封疆大吏,或者某些小国的领导人物,他都不一定这么激动或者主动,人到老来,见过了生死,才知道人生最珍贵的莫过于生命!

    一个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的奇人,可遇不可求的人,能再次见到,庄荣何其激动!

    无论如何,庄荣都没想到过救他的那个神秘人长春先生会这么年轻!

    而且庄荣本身比他们家里其他人更能感受到“长春先生”的神奇,这种人,可遇而不可求,也绝不是金钱和权力能左右的。

    但事实上,庄荣奇怪的是,这个长春先生就是为钱而来,但更奇怪的是,他开口却只要区区五百万元,对他庄荣来说,拿五百万元的数来买命,他都感觉到是在侮辱他了,要不然这个长春先生就是假的!

    但如果说是假的,孙女思晴专门设置的那三个问题,为什么这个人又回答得完全正确?

    这三个针对性的问题,只可能是真正的长春先生才能回答得准确,绝不是碰巧能碰得准的,哪怕万一碰巧碰对了一个问题,也绝无可能碰得对第二个问题和第三个问题。

    秦飞扬看着庄荣的脸色,点点头道:“庄老,你气色还是不错,至少延了一年的寿命!”

    “真的是你吗长春先生?”庄荣心里一震,由不得他不相信啊,从金子山山谷回来,县里检查了一遍,回省里又检查了一遍,结果都是一样,他的胃癌症状已经大为减弱,如果保持现状的话,至少能延活一年左右的时间,但毕竟这个癌细胞没法根除,复发是必然的,而且更恶性。

    庄荣自此就深信山谷里那个长春先生是个奇人,听思晴说他是用一些自制刀削出来的细竹签给他用针灸术救了他的命,他这个病在世界上最顶尖的医疗机构都去治过了,这个世界中最顶尖的医疗技术和最先进的医药都治不了他的病,这个人用一堆细竹签就能缓解他延长到一年的寿命,这得有多神奇?

    当然,庄荣更觉得他幸运!

    他当时就想,无论花多大代价,他都想再找到这个叫“长春”的奇人,却没想到,才仅仅过去一天的时间,他又见到了这个人!

    已经七十古稀的岁数了,也算是知天命的人了,庄荣就算是面对死亡,他也能坦然面对,但无论再坦然,再无谓的人,如果有活命的机会摆在眼前,谁也不愿死,庄荣也一样!

    秦飞扬摸着脸颊笑笑道:“如果我在脸上贴一脸的胡须,不知道庄老认不认得出?”

    剃了胡须确实看不出来脸了,但这声音却绝对没错。

    庄荣心情激动,感觉这一刻都有点不像他自己了,哪怕面对那些国家元首,哪怕过手成百上千亿的大生意,他也没有这一刻的激动和不安。

    “长春先生……”庄荣看了看左右,虽然这是很封闭的独院,但他还是指了指楼上说:“还是去楼上的书房说话吧。”

    “也好。”秦飞扬一口答应,他当然想越隐秘越好。

    这栋别墅占地建筑面积就有七百多平方,第三层面积有三百平,前边是个空中私家花园,又有两百多平方,景观和视线都极好。

    把秦飞扬请到三楼的空中花园平台的客厅里,待佣人上了茶后,庄荣把所有人都遣下了楼,吩咐没他的命令不准任何人上来。

    等到这时候,庄荣才敬了秦飞扬一杯茶,认认真真的说:“长春先生,你虽然较我年幼得多,但能者为尊,我谢谢你救了我的命,就算我只多活一个月,长春先生的这份恩情我庄荣也铭记在心,如果长春先生有什么要求,但凡我庄荣办得到的,无不尽遵。”

    听得出庄荣说的是心里话,也是实话,但秦飞扬也听得出,庄荣还是想听听他有没有办法能彻底治好他的病,当然,他也不敢确定。

    秦飞扬沉吟了一阵后才说:“庄老,我也坦言吧,昨晚我在网上才晓得庄老的身份,做商人不能尽善,但庄老绝对是个有良心有爱心的商人,所以,我可以给你治好你的病。”

    庄荣由不得不激动,霍的一下又站了起来,急问道:“这真能……真能治好我的病?”

    秦飞扬倒没敢说那个满话,表情也严肃了起来:“这我倒不能完全肯定,还得试试看再说,不过应该还是有一定的把握吧。”

    虽然凭着练成了的第一层长春真气治好了他自己的癌症,但能不能治得好他人的这个病,还真不能肯定,所以话不能说得太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