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庄氏家族
    秦丽万万没想到的是,庄思晴安排的住宿处是省城唯一一间超五星级的酒店。

    入住的时候,酒店经理点头哈腰的对庄思晴说话,恭敬得很。

    庄思晴转身对秦飞扬和秦丽说:“秦先生,秦小姐,有什么事就直接找杨经理,他会安排。”

    说完后停了停又解释了一下:“这间酒店是我们庄家的。”

    这话顿时又让秦丽石化了!

    秦飞扬也有点动容。

    这个庄思晴看来真不是普通人了,这一间超五星级的酒店名头大得很,而且是省城唯一的一间超五级酒店,就这间酒店的资产绝不会低于几十亿,这个庄思晴到底是什么人?

    庄家?

    秦飞扬没有印象,当然,以他的身份和地位也远远够不上庄思晴这种级数的阶层。

    杨经理亲自领着秦飞扬和秦丽兄妹趁电梯到了酒店八十九楼的顶层。

    他给开的是两间豪华行政套房,这种套房有接近一百平的面积,有独立的会客厅和书房,超大的卧室。

    对秦丽来说,这是她一生都没住过和见过的豪华房间,就像梦里的皇宫一般,进去后脑子晕晕呼呼的,但她心里却更是彷徨无底,哥哥这是越玩越大了,她对她哥哥的性格清楚得很,也知道他绝不是这种人,但生病后这一年多来没见到哥哥,多半还是这一场病把哥哥脑子烧坏了吧?

    杨经理最后恭恭敬敬的说了些有需要就直接打他电话,或者打值班总台电话,他叮嘱过了的,等等,然后才离开。

    等杨经理离开后,秦丽白着一张脸儿来了秦飞扬的房间。

    “哥,那个……”秦丽掩饰不住内心里的担忧惊惧道,“房间太大,我一个人住那儿怕……”

    其实妹妹不是怕,是担心,既担心他撒一个弥天大谎,又担心他的身体,怕他就此消失不见。

    这一场病,其实把一家子都折腾狠了。

    秦飞扬哪有不知道妹妹担心什么,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怕的话就住哥这儿吧,你睡床,我睡外边的沙发,反正这房间够大。”

    “那好,我就睡这儿了,哥,你哪儿都不许去!”秦丽在家里洗过澡,倒是一刻都不想把眼睛离开哥哥,就只是追问他这一年多来的时间到底在干什么。

    秦飞扬自然不会说“长春真诀”的事,扯了个谎,说在医院工作时曾拜了一个退休的老中医为师,学了一些医术手段,这一年多来一是确诊了病是误诊,二是继续跟着老中医学习医术。

    秦丽见哥哥思绪清晰,言语有据有理,丝毫没有脑子错乱的情形,不禁猜疑不定,如果哥哥脑子没问题,那他今天这些离谱的举动到底又是为了什么?

    不过说实在的,秦丽这一年多来确实是拼命在挣扎,太辛苦太劳累了,今天见到哥哥的面后,那一颗心终于放下来了,坐在床上跟哥哥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时,倒是情不自禁的睡着了。

    秦飞扬见妹妹那瘦削疲惫不堪的脸蛋,长长的睫毛下还挂着一滴泪珠,忍不住心痛,轻轻替她盖上了薄被。

    在外边的沙发上,秦飞扬倒了一杯酒,一边喝一边考虑,原来想不动声色的过普通人的日子那条路还是不行,他得为家人着想,但赚钱的同时,他也得为自己的安危想一条安全之策。

    给庄思晴的爷爷治这个病是他的第一桩交易,更得想好万全之策。

    只是这个庄家……到底是什么来路?

    秦飞扬掏出手机来百度了一下庄思晴。

    这个名字没有百科,不是名人,但在搜索引擎下,这个名字有一些页面有出现。

    秦飞扬一一看过去,自动略过不可能的方面,然后在一条内容下停了下来,再点开这条内容。

    “东南亚华人巨富庄荣二子庄英贤夫妇欧洲旅游时乘氢气球失事双亡,其独女庄思晴将继承庄英贤夫妻所持有庄氏财富集团百分之三十三的股份,其市值高达二百四十七亿美金,据估计,庄思晴将成为世界最年轻的女富翁……”

    “庄思晴……”

    秦飞扬念了一遍,再点开“庄荣”名字的链接,不像庄思晴的名字,庄荣这个名字就很有名了,“华人巨富”,“慈善大王”,“世界最大的运输王”,等等。

    下面内容中还有几张照片,很清晰,正是他在山谷里遇见过的那个庄姓老人。

    庄荣祖籍华夏江北省,少年时留洋发展,几十年间做出了一份惊人的家业,老来倒是频频返回华夏国内老家投资,对国家做了很多贡献,尤其是对国内的科技和慈善方面支持力度大。

    这是个爱国且有善的老人。

    到这时,秦飞扬才算真正搞清楚庄思晴和庄姓老人的身份和底细。

    庄氏的财富其实无法估算准确,因为投资面太广,遍及全世界数十个国家,其中华夏国内近十几年投资巨大,其中又因为没上市的公司投资占七成左右,所以庄家具体的财富数值无法估算,而仅仅是其直接拥有和间接投资的数十个上市公司市值就超过了八百亿美金。

    这样一个巨富,收他五百万元,还是华夏货币,这个数换命,确实是严重不等。

    难怪他开口五百万元,庄思晴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甚至是提前全额支付了给他。

    五百万元对普通人来说,可能是一辈子都无法达到的财富数目,但对庄思晴所在的庄氏家族来说,九牛一毛都还远远算不上。

    不过秦飞扬倒并不后悔他只开口要这个数,一是庄荣不是个黑心商人,二是这是他第一次“生意”,谨慎从事最好,他拥有的是能治病的“能力”,只要有病人,这个生意就无穷无尽,所以这一次钱多钱少并不重要。

    这一晚,秦飞扬有些睡不着,而里间的床上,妹妹则睡得很安稳。

    第二天早上,秦丽倒是醒得很早,起床看了看哥哥,倒也醒了,并且洗刷过了,穿戴整齐的坐在沙发上沉思。

    “哥,等我一会儿。”秦丽赶紧去洗脸刷牙,睡了一晚,脑子里还是有些糊涂着,洗完脸后才想起昨天的事情来,不禁头又大了!

    一会儿还是打个电话到公司里请个假,辞职的话还是不能说,既然哥哥闹出了昨天那个事情,她也不能撒手让哥哥一个人去面对,是死也好是活也好,她都得跟哥哥一起去,这时候,是什么后果她也管不了,就随它去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