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伤鸟
    父母和妹妹秦丽其实心里早就绝望了,只是不愿意坦然面对,心里早已经明镜一块,这个病,现在这时候能再多活一天都是幸运!

    秦飞扬练成长春真气的第一天就没再呕过血,病痛发作也轻微许多,原来一天要发作十几次,这一天便减少到七次。

    第二天只发作了四次,也没呕血,而且疼痛感已经减弱到普通程度了,可以忍受。

    第三天发作了三次,没呕血,发作时疼痛感已经轻微到忍一忍就过去了的程度。

    已经知道这都是他无心插柳练出来的长春真气的原因,秦飞扬更是心意拳拳,每日里只要清醒着就练习长春真诀,三四日来,他的那一丝微弱的长春真气略微长大了些,由细弱的蚕丝状涨大成了头发丝状,虽然仍然极其微弱,但确实变大了些!

    每天练习长春真诀,真气在胃部病灶区就受到了阻碍,但很明显的是,病灶区在减弱,部位在变小,一周后原来整个胃的病灶区域由小碗大小缩减了三分之二,只剩下三分之一的面积。

    不过到了这一步后,病灶区变得顽抗坚固了,不再缩小。

    但秦飞扬的身体状况已经变得跟普通人差不多了,脸上也恢复了些精神气,每天由吃两餐稀粥改为少量素菜和饭食,当然,少量的肉食也吃。

    秦飞扬的父母和他妹妹越发以为秦飞扬是回光返照的情形,所以对他的要求是百依百顺,只想满足他临死的愿望。

    秦飞扬自己本身就是医生,对自己的情况很清楚,病灶区缩减到现在的情形,也就是说差不多是一年前的状况,癌细胞虽然不能完全摘除,但他的寿命却绝对延长到了一年至两年内!

    虽然死亡依然迫在眉捷,但已经远远好过之前月内必死了,而且他已经很清楚身体那道长春真气可以救他的命,眼前虽然还不能彻底清除癌细胞,但如果把这道真气练得更强,层次更深后,是极有可能彻底清除掉他身体中的癌细胞。

    长春真诀之中也有详细的说明功能,“祛除百病”,这个意思绝不是说长春真气能祛除一百种病,而是能防治任何病毒的侵蚀。

    长春篇最后还说过,长春真气练到巅峰后,除了能医治百病外,自身也能拥有“金身不坏”之能。

    离那个境界还好,目前离第一层的初步阶层都还有一段距离,但好歹也算是入了门。

    而且练成长春真气七八天以来,秦飞扬除了运用得得心应手外,还摸清了长春真气的一些奇妙功能,长春真气运行时,就像脑子里安装了一个透视电子分析器一般,任何部位的情况都会明确的输送到脑子里变作分析画面。

    一开始,秦飞扬只是试验检查自己的身体,随后就拿家中喂养的猫狗鸡鸭来试验,其结果都一样,甚至木铁石土都拿来试过,也都能透视分析,不过金属和石质器物的透视要比活体困难一些,比如活体透视时,真气能穿行无阻,而金属或者石质物时,真气大约能透入到二三十厘米的深度就难以寸进了。

    能死中求生,秦飞扬已经很高兴了,至于能不能一两年内再度突破而终究治愈绝症,他并没有把握,但心态跟以前绝对不一样了,万一活不了也不失望,但对长春真诀却绝对兴趣重重,努力去理解和练习。

    只不过对长春真气的秘密,他没有也不打算说出来,就算父母和妹妹,他都没打算说。

    倒不是不信任父母和妹妹,而是他很清楚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真理,长春真气能遏制甚至是有可能治愈重大绝症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中绝对会给他带来风险甚至是危险,父母和妹妹知道得越少就越安全。

    秦飞扬家所处的这个村子叫“王家村”,秦姓在王家村就是独此一家,因他爸秦大树并不是王家村人,而是上门来的,秦飞扬的妈王秀才是正宗王家村人。

    王秀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农村重男轻女,非得生个儿子出来才行,王秀大妹妹三岁,但大弟弟就十二岁了,她今年四十八,弟弟王威三十六。

    俗话说得好,长兄如父,长嫂长姐如母,这话真不假,王秀从小就像妈一样带着妹妹和弟弟,但各自成家后,跟妹妹王凤的关系更亲近一些,姐妹情深,倒是弟弟王威结婚后跟母夜叉性格一般的媳妇穿一条裤子,自私自利。

    秦飞扬病了后缺钱,妹妹王凤把自家攒下的七万存款分文不剩的都借了出来,但弟弟王威就没借,他媳妇说只有五百,王秀索性一分没借。

    王威的媳妇私下里说,秦飞扬这是绝症,是治不好的,花钱也是白花,他一死,秦丽是要嫁人的,家里就剩秦大树和王秀两口子,要借了钱,这钱以后谁能还?

    妹妹王凤的话却不同,飞扬是她亲亲的姨侄,跟她自己的儿子没有区别,养这么大不容易,活生生的一条命,无论怎么样,该花的依然要花,要心不愧不悔。

    跟当初秦飞扬考上医科大的时候完全是两个样,那时王威也给姐姐王秀送过彩礼,但锦上添花和雪中送炭的意义却绝然不同!

    原以为是回来陪哥哥过人生最后一段的,但没想到哥哥垂垂欲死后却又精神起来,心里又高兴又担心,但哥哥能继续活着总是好事,不过她请的假是十天,打过电话后也已经不能延长,必须得走了,临走时又悄悄把一张银行卡给了她妈,悄悄叮嘱:“妈,这张卡里有四万多,哥要吃什么你就买什么,别舍不得花,我工资发了再把钱转到这卡里来……”

    妹妹秦丽走了大约半个月后,秦飞扬的身体和精神状况越来越好,他倒是在寻思要找个什么理由来应付父母和外人了。

    每天的清晨和傍晚,都是秦飞扬出去散步时间,只要不下雨他都会出去,沿着村里后山的路走上狮子山顶。

    狮子山就是村后山,并不高,外形像狮子头而得名,山也不大,步行到山顶大约只要半小时。

    经过村子的时候,大部份的屋子都是锁着的,少有的几家开着门,也没有人,基本上都是留守的老人,年轻人要不是在外省打工,要不是就买房到城里,迁为城里人了。

    王家村原有一百四十七户,现在只有三十二户还住在村里,人口流失量非常大。

    山路无人,秦飞扬步行上山没见到一个人,除了时不时的一声鸟叫外再没有别的声音。

    山坡上原来全是家地,记得小时候见到的全是玉米或者土豆地,而现在绝大部份都成了荒地,长满了杂草,只有少部份还有留守老人种着庄稼,在杂草丛生的地片中冒出来一两块庄稼就显得更刺眼。

    半小时后到了山顶,是一片林地,小时候木柴砍伐得厉害,山顶光秃秃的只剩茅草,而现在却是郁郁葱葱的一片林子。

    吸到肺里的空气很清新,有草有树有木有叶的味道,格外舒畅。

    只有身处在农村山林时才会感觉到城市里与乡村的空气差距。

    秦飞扬伸了个懒腰,望着西边山头处那一抹金黄的晚霞,时光的流逝让他越发感觉到生命的可贵,这生命,千金难买啊!

    “吱吱……吱吱吱……”

    突然间的鸟叫声响起,秦飞扬扭头看去,见两三米远的地方,一只灰褐色的小雀扑扇着翅膀,一双豆眼惊恐的盯着他。

    这是只麻雀,应该是受伤了。

    秦飞扬走上前,弯着腰蹲下。

    小麻雀扑扇着翅膀想逃开,但翅膀一扑扇就一头栽倒,爬不开了。

    秦飞扬小心的把它抓着放到手掌心上,麻雀的眼珠子很黑,很惊恐。

    秦飞扬一眼就看到,小麻雀的左翅有道大口子,血肉模糊,左翅几乎快掉落身体了,只剩一丁点筋皮还挂连着。

    从医生的角度来看,经胳和骨骼都完全断裂,是没有治好的可能。

    不过现在的秦飞扬经过长春真气的“洗礼”后,认知已经完全不同,只要一涉及到医术方面,他就会忍不住的想:如果用长春真气治疗的话会怎样?

    这只小麻雀受伤的翅膀,看样子是受到了老鹰或者猫头鹰之类的猛禽所伤,也不知道怎么逃得了一条命,但看它现在这个伤的程度,麻雀不能飞,等待它的依然还是一条死路,就算没有天敌抓,它也得饿死!

    “好吧,我救你,但能不能活命就得看你的运气了!”秦飞扬看着掌心里的麻雀幽幽的说。

    这算是他的第一个活体实验品,按长春真诀里所说的,长春真气有诊断、治疗奇效。

    但以他目前长春真气的层次来说又还远为不够,太弱,长春真气要达到第一层的阶段才有较强的治疗效果,而他目前还只算刚刚入门,真气微弱。

    手指轻轻搭在麻雀身体上,长春真气一运,麻雀身体内的状况就如同视频画面一样在脑子里展现。

    小麻雀是没有什么智力的,但奇怪的是,当长春真气在它体内的时候,它似乎也知道秦飞扬对它没有恶意,没有危险,而且它的身体还有一种特别舒适的感觉,所以一动不动的卧在秦飞扬的掌心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