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死后方知长春道
    秦飞扬看着默默落泪却又无能为力的父母心痛如绞!

    再痛,还得装着不痛了安慰父母,但身体中的疼痛就像大海里的浪潮一般,一浪卷一浪,一浪凶过一浪!

    如果是死,那就早点死吧,死后一了百了,再不去想烦心的事,再不用忍受这下地狱一般的痛楚!

    咬着牙,牙齿都渗出了血来,疼痛却没有丝毫减弱,额头上、脸上的汗水浸湿了枕头,模糊了眼睛。

    难受!

    没来由的,秦飞扬忽然想起了长春真诀,几乎没加思索,咬着牙,脑子里把身体中的痛楚转化为念想,然后沿着真诀口诀法门运行。

    一遍,两遍,三遍。

    似乎痛楚被消耗,被减弱。

    也不知道是心态的原因,还是真有效用,痛楚还真就慢慢的减弱了,一直到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醒来后只觉得身体状况比之前更差了,但脑子里却似乎比以前更清晰了,想想昨天的情况,秦飞扬倒是下意识的再练起了长春真诀。

    说也奇怪,这长春真诀倒是确实有减痛的功效,但就只是减痛,咯血依旧,只是身体没有之前那么痛楚。

    正因为能减痛,少些折磨,秦飞扬索性躺在床上闭目练这口诀,就只当是临死前服下的免费镇痛药。

    回家的第三天,妹妹秦丽赶回来了,一见到哥哥躺在床上这半死不活的模样,顿时泪如雨下!

    只是到了如今这个地步,秦飞扬又是个医生,说什么安慰的话都不管用。

    但秦丽自小就是秦飞扬护着看着的,长兄如父,那种感情远比一般的兄妹更深。

    可在命运之前又能如何?

    秦丽一样是无能为力,只是问哥哥想吃什么想做什么,只想满足哥哥的一切愿望。

    但这个病偏偏是吃不了任何食物,到了这个地步,想去哪儿也是可望不可及的事。

    秦飞扬反而宽心的安慰父母和妹妹,又为了止痛而不停歇的练长春真诀。

    只不过无论再怎么练,练得再熟,却始终练不出那一道真气来,入不了那个门。

    秦飞扬倒不奢望,练它本就是当止痛药,若不然他哪里会信这个?

    如果真练出真气来才怪了,练不出真气来才正常。

    父母和妹妹在秦飞扬面前强颜欢笑,背后是以泪洗面,这种日子又过了大半个月,秦飞扬咯血越发厉害,身体每况愈下,父母和秦丽都知道秦飞扬的大限即将到了,心里越发痛苦!

    偏生得秦飞扬脑子里又清楚无比,哪怕眼睛都睁不开了,脑子里却跟明镜似的。

    终于要摆脱这个世界了,不知道死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情况?

    这个经验确实没有人传出来过,因为死人是没法再开口说话的。

    这一天,秦飞扬忽然觉得精神好了许多,睁开眼说:“妈,我想喝你熬的米粥……”

    “好好好,妈马上给你熬,马上给你熬……”

    秦母手足无措的点头,跑去厨房赶紧洗米熬粥,秦丽也忙跑去帮手,熬了一锅香喷喷的小米粥。

    秦大树却知道儿子这恐怕是回光返照,最后的时刻了,含着泪眼守在旁边。

    秦飞扬笑着说:“爸,别苦着脸,看开一点,这人哪就没有不死的,就算当了皇帝他也一样会死,人生几十年,就只分早死迟死,没那么多讲究!”

    看着儿子的笑脸,秦大柱的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他就是想不通,他夫妻两个虽不算大善人,但也从不做恶事,老老实实的过日子,不与人为恶,儿女也都本份善良,这么一个人,老天爷为什么不开眼,让他才二十五岁就要死了?

    为什么?

    老天爷自然从来就不会回答人类的问话。

    一会儿,秦丽端了一晚吹冷了的小米粥来。

    秦飞扬想伸手去接,手儿抬到一半却没了力气,秦丽赶紧用勺子盛了粥去喂。

    秦飞扬含着这口粥慢慢品味,好一会儿才点头道:“是妈妈的味道!”

    一口粥吞下,却没料到胃气一冲,一口鲜血和着粥反喷出来。

    “儿子……”

    “哥……”

    秦飞扬倒下了,心跳慢慢减弱,思绪也慢慢静止。

    大限到了!

    秦大树也知道儿子马上就没了,一旁母女二人也伏在床边痛哭。

    秦飞扬已经说不出话来,看着父母和妹妹,想说话又没力气,只是眨了眨眼睛,眼睛里的神采也渐渐消失。

    我这是要死了吗?

    当最后一口气提不起来,当思维静止的那一刻,秦飞扬本以为就此就死了,但没想到的是,就在那一刻,一丝儿气息忽然自小腹处冒了出来,沿着他曾经练熟了的经脉路径运行。

    很弱很弱的那么一丝儿气息,就像一截寸儿长的蚕丝儿。

    但也就是这么一丝儿微弱的气息,秦飞扬神智恢复了过来,人也清醒过来,睁开眼看到大哭的父母和妹妹。

    “妈,爸,妹妹……”

    清清楚楚的叫出了声。

    秦大树夫妻和秦丽都是一怔,再一看,儿子又睁开了眼,三人又惊又喜的围拢过去。

    “儿子……儿子……你……”

    “哥,你……你没事?”

    “我没事。”秦飞扬弱弱的答了一声,然后闭着眼说:“我没事,就是有点软,躺一会儿就好。”

    虽然知道儿子不可能会活下去,但现在这一刻总归是又活了过来,秦大树赶紧拉着老婆和女儿出了房,让儿子休息。

    只有秦飞扬本人才感觉得到,他绝对不会死,至少是目前不会死。

    那一丝气息虽然极其微弱,但给秦飞扬的感觉却是天翻地覆的,那丝气息经过的身体所在,就像一面镜子照了出来似的,缺陷和不足的方面清清楚楚,而且气息对身体有很强的滋补作用,明显感觉到有所改观。

    只是在经过胃部病灶区时,那丝气息才被阻挡下来,难以前进,但很明显的是,那丝气息运转经过后,胃部病灶肿瘤处外围被杀灭减少了近十分之一的部份。

    那一丝气息太弱小了,若是强大一些,秦飞扬似乎就感觉得到他能用这气息把病灶区的肿瘤解决拨除掉!

    这,是不是就是“长春真气”?

    秦飞扬又惊又喜,难道他真的练成了长春真诀?

    如果是真的,那是不是就能用这个真气把胃癌给治好?

    如果是真的,那是不是就表示他力挽命运而不用死了?

    但愿是!

    保佑是!

    千万一定是!

    谁也不想死,尤其是他秦飞扬更不想死,他还想报答父母,还想疼爱妹妹,还想娶妻生子好好的过一辈子!

    思绪万千,激动万千。

    秦飞扬再运转那一丝真气,用长春真诀的口诀运行,以前是靠冥想,没有真正的气息运行,而这时却有一丝真正的气息,运转练习口诀的感受就真实有效得多。

    躺在床上练习了两个小时,那一丝真气虽没变得更大,但却明显感觉得到更精纯了些,运行也更熟练了些,而且再运行到胃部病灶区时,真气对病细胞的扼杀控制几乎是他“眼睛”看得到的。

    可以肯定,这个长春真诀是真的了,只是没有人练成的原因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至少,这个真气是需要人在死后的那一刹那才能明白激发,这有几个人敢去尝试?

    再说,就算你敢死,也还不一定就能激发出长春真气来,有可能,也就是白死了!

    当然,秦飞扬也绝没有要把这个秘密说出去的念头。

    这一天,秦飞扬没有再呕血,发作的时候,长春真气运行时,疼痛大减,病灶区的癌细胞还在减少中,病灶区癌细胞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把战线收缩蜷缩起来顽抗死守。

    晚上,秦飞扬破天荒的喝了一小碗粥而没有呕吐,秦大树夫妻和秦丽的心情也好了些,虽然仍沉重,但见到秦飞扬没那么痛苦折磨,心总是畅快了许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