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死亡来临
    秦飞扬看着眼前那个长像秀丽,脸色却很歉疚的女子,本想把肚子里的一腔愤慨发泄出来,但想了想,最终还是忍住了,捂着嘴咳了咳,然后摇了摇头,云淡风轻的说:“你走吧!”

    秀丽女子名叫王诗琪,秦飞扬的未婚妻,两人的婚期都定了,八月份,还差四个月。

    秦飞扬是一名出道四年的小医生,去年底通过执业医考,成了一名正式外科医生,职业前途不错,又有漂亮的未婚妻,攒的钱加上家里父母所给予的大约能凑个首付,准备买一套房后就结婚,万事俱备,只欠结婚。

    谁料到平地一声雷,祸从天上起!

    一次上班时晕倒,秦飞扬顺便就在医院做了检查,没想到大祸临头,居然是胃癌,而且还是晚期!

    作为一名正式的医生,秦飞扬又怎么不知道胃癌晚期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他的生命即将结束!

    舍不得慈爱的父母,舍不得疼爱的妹妹,舍不得漂亮可人的女友,其实什么都舍不得,不想死啊!

    尤其是女友王诗琪,两人情恩深重,王诗琪老家也是乡下农村,家庭情况并不好,上大学这几年来,一直是秦飞扬咬牙节缩供着她,但没想到的是,这一场飞来横祸打破了两人的“情恩深重”!

    虽然有医院公费补助,但各方面都离不开钱,秦飞扬明知这是治不了的绝症,就算再努力,死亡率也在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以上,但他就是不想死,好死都不如赖活,所以折腾着求医,七七八八的折腾下来,积蓄用光了,父母到处举债,明知是无用功,却也拼尽了全力去救治儿子。

    但最终的结果是,最权威的肿瘤医院主治教授下达结论:化疗已经不起作用了,肿瘤切割手术没有必要,这个期间这个程度,已经没有可能手术成功。

    现在唯一的选择是,在医院等死,还是在家里等死。

    存活时间最长只有一个月。

    秦飞扬绝望了,偏偏这个时候,女友王诗琪跟他坦露了分手的话。

    “这卡里有一万块钱,我知道,这不能弥补你给我的万分之一,但这是我的心意,希望你能理解我的难处……”

    王诗琪把银行卡塞到秦飞扬手里,一脸歉疚惭愧的说。

    这几年,秦飞扬供她的钱超过二十万,但更重的不是钱的问题,是秦飞扬对她的“爱”。

    可谁让秦飞扬得了绝症啊?王诗琪的家人都劝她,分手要趁早,反正秦飞扬是救不回来的,必死的命,分手也不算背叛他,要不早分,等秦飞扬死了她就是个“寡妇”的名声,以后她还怎么嫁人?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是各自飞,这话真不假!

    更何况他们连夫妻都还不是。

    秦飞扬心如寒冰,百分百的付出得到的却是这个。

    他是必死的命,说实在的,王诗琪不提分手,他倒是会提出来,既然是个死,他不想连累王诗琪,但分手的话从王诗琪嘴里说出来,对他就是一种伤害!

    就不能说你别担心,我们两一起抗,还有希望,我会一直陪着你?

    要说出这样的话来,他还不感动得一塌糊涂?

    可惜,王诗琪只想撇脱他带给她“寡妇”的名声。

    算了,她想走就放她走吧,以后让她半夜醒来想起他时会有一丝歉疚也算是报复她了。

    这一生,就这样吧!

    秦飞扬把银行卡扔到了脚下,淡淡道:“卡你拿走,你明知道这种钱对我没用了,或许纸钱会好点,大家好聚好散,你赶紧走吧,我妈要过来了。”

    王诗琪动了动嘴,却没有说出话来,想了想,还是弯腰拾起了那张卡,咬了咬唇,转身走了。

    要不走,秦飞扬的妈来了肯定是要骂她忘恩负义的。

    下午,秦飞扬的父母就把出院手续办了,一家三口默默的回到乡下的家中。

    这最后一个月的时间,秦飞扬想留在老家那个他长大的地方,安安静静的去。

    妹妹秦丽大学毕业后在北方工作,前一天才得到父母通知,赶紧请了假放回赶,人还没到。

    乡下老家是一栋两层楼的砖瓦房,两面环山,前有小河后有竹林,绿水青山,很安逸的地方。

    可秦飞扬的父母却是以泪洗面,对他们来说,最痛苦的莫过于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一辈子的心血就在儿子秦飞扬和女儿秦丽身上,但是现在儿子却就要没了!

    倒是秦飞扬自己却淡然了,安慰了一下父母,然后上楼了。

    才知道病情的时候他确实五内俱焚,他怕死,但女友的背弃,以及他必死的命运,怕又有什么用?

    怕也改变不了必死的命运,所以说,还不如坦然面对吧,不让父母痛上加痛。

    秦飞扬的父母也都是农村人,父亲是泥瓦工,前些年一直在外头干活,直到秦飞扬和秦丽兄妹大学毕业后才留守家里。

    秦飞扬的爷爷奶奶都过世了,爷爷曾是一个“道师”,农村来说就是所谓的“端公”,哪家死人了就会请他们那一班子去做法事,能挣个养家糊口的小钱。

    爷爷过世后,留下了几大箱子书,都放在了他楼上房间里的老木床下。

    爷爷过世前,秦飞扬记得他爷爷奶奶打小就疼他,爷爷每次活务做完后回来都要在镇上给他带一些糖果或者零食,可惜没给爷爷尽到孝心。

    不知不觉中到了爷爷的房间,推开门就有一股子尘灰味,看来是尘封很久了。

    坐在老木床上,看看房间里那熟悉却又陌生了的摆设,思念像潮水一般涌上心头。

    沉默许久,弯了腰看了看老木床下,那里面有两个老木箱子。

    秦飞扬起身蹲了下来,把两个木箱子拖了出来。

    这木箱子很重很厚实,是奶奶的嫁妆,过了五十多年的时间一点也没坏,就只表面那红油漆掉落得稀稀拉拉的了。

    木箱子也没上锁,秦飞扬把铁搭扣拉开,揭开了箱盖,里面堆满了老旧的手制线装书册,有的还完好,有的已经很破损了。

    随手拿起一本来看,这是一本《五行》,翻开第一页,字行间里还有小楷注释。

    小楷的毛笔字很熟悉,是爷爷的字迹,爷爷会画符,写得一手好毛笔字。

    再看几册,都是道教的一些书籍,还有一些是设坛做法画符的书。

    秦飞扬虽然尊爱爷爷,但也觉得爷爷干的那些活都是骗人的,是封建迷信,但以他一个现代大学生的理解水准,还是看得懂那些书。

    翻了几册,只是想看看爷爷的笔迹,但大多数书册上又没有,只有极少数的书册上有爷爷留下的笔迹注释。

    再拿起来一册,黄皮纸书封上写着“长春真诀”的字样,从右翻开第一面,最前面就有一行他熟悉的小楷,正是爷爷的手笔。

    “此真诀乃道教长春祖师真传,长春者长生也,只可惜数百年来无一后辈悟得此真诀,大春愚顿,自幼习此真诀,数十年之功无寸步所进,呜乎哀哉!”

    “大春”的名是秦飞扬爷爷的名字,看来他是练了这个所谓的“长春真诀”的,只不过没有练成。

    再看看下面的正文内容,字迹也是手抄的正楷,很工整,但不是他爷爷的笔迹。

    “道涵天地,神统百形,生灭者形也,无生灭者性也、神也。有形者坏,天地亦属幻躯,元会尽而示终……长春之诀要炼形神至长生,若得长生真气,达一层便百病可祛,延年益寿,达二层便可入神通,达三层至超凡入圣……”

    “爷爷也是道心坚定吧,练了六七十年没入门还念念不忘,可惜这些都是骗人的玩艺!”

    秦飞扬苦笑着继续看下去,下面写的都是练气的法门诀要,他也看得懂,其中还有一段说长春真诀来历的故事。

    首创这长春真诀的长春祖师医术极其高明,生死人肉白骨,是一代名医,悟道得心,创出了这长春真诀,若练出长春真气后,这道真气有无穷妙用,尤其是在医道上。

    说起医道,秦飞扬本身就是个外科医生,自然关心注目,但这长春诀中把长春真气说得太玄了,就只当是看了本虚构的玄幻小说罢了,当不得真。

    若要当真,按这书册里说的,能祛百病,长寿无恙,那他如果练了是不是就把那癌症中的战斗癌给练没了?

    太不靠谱。

    不过他爷爷还真不是个不靠谱的人,事事较真,如果要说,只能以没受过现代化教育的思想愚昧而已。

    所有留有爷爷手笔的书册中,唯有这本“长春真诀”里最多,秦飞扬倒是把这一册手抄本的真诀给看完了。

    就是冥想,以精神思想在身体的经胳穴脉中运行,然后以此练出真气来,如果练出真气来,那才算是入了门。

    但按他爷爷所记载的,自长春祖师以后数百年来,却无一人练出这长春真气来,恐怕这东西本身就是不靠谱的。

    秦飞扬又翻看了另一个箱子里的书,只有两本有爷爷的注释,都是行法设坛的书,他也没有兴趣看。

    看了一阵书,有点乏了,闭了眼歇了歇,胸口闷痛,张口就喷了鲜血出来。

    胃癌发作后是很疼的,而且因为胃被癌细胞完全损坏了胃功能,不能进食,身体所需的营养只能靠静脉输液,所以说,胃癌和食道癌这两种绝症病人最后都不是病死,而是饿死的。

    一般的药这个阶段也起不了作用了,秦飞扬的父亲秦大树也早联系好了村里卫生室的赤脚医生,每天傍晚会来输液。

    回家的第一天,秦飞扬就呕了半钵子血,疼得死去活来,父母叫了医生过来打了镇痛针也没有效用,急得只是落泪。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