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只进不退!
    老头面色阴沉,没有吭声。

    的确,他之前确实破坏了一些规矩。

    “咳咳……”

    苏千绝重重的咳嗽两声。

    “何为大宗师?一夫当关,万夫莫敌!”

    苏千绝神色冷漠,继续问道:“再请问,大宗师之间,应该怎么做?”

    老头深深地看了一眼苏千绝,沉默了一会,说道:“大宗师相遇或相斗,不得对其身边修为远弱出神境之人出手。”

    “那再问你,这是谁定的规矩?越线了,会怎么样?!”

    苏千绝双眼闪过一丝狠厉,继续追问道。

    “是……朝廷立下的规矩,大宗师人数稀少,对于大齐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贝与战略性作用。

    越线者,发现一次,自断一指。”

    老头面色难看的盯着苏千绝,嘴里开口说道。

    “你认了就好,那么开始吧。”

    苏千绝脸色平静,淡淡道。

    一旁的路知白急了,他没想到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个样子,连忙出声道:“朋友,我干爷爷不是有意的,只是担心我的安危,这都是误会啊。”

    苏千绝没有理会他,只是看着老头。

    老头继续沉默,没有再辩解。

    方才……他的确是有些越轨了。

    他在感知到苏千绝大宗师的修为时,还选择以自身意念去压迫司徒轻烟,甚至用杀意侵蚀对方识海。

    若不是苏千绝反应及时,用意念及时挡住。

    单凭司徒轻烟气感境的修为,被一个大宗师的杀意攻击心神,瞬间就要被重伤。

    “你担心我会对他造成威胁,所以警告我,这个我可以理解。”

    苏千绝双眼微眯,顿了顿,继续说道:“但你不该不顾身份,去冒然攻击一个弱者的识海,特别是当着另一个同等级别强者的面!”

    一旁的司徒轻烟听到后,猛然看向老头。

    她知道,老头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若不是苏千绝,她即使没死,今后的武道之路也将断绝。

    大宗师的杀意,对于如今还没入念的她,根本扛不住。

    被一个小女孩狠狠看着,老头脸色越大的难看。

    他登临出神境许久,加上他走的是杀之一道。故而一直以来都自恃甚高,对出神境以下的武者都抱有一种看做蝼蚁的态度。

    对于蝼蚁,死就死了。

    而现在,苏千绝借此发难,令他一时间无法反驳。

    路知白此刻也是有点不可置信,之前干爷爷竟然会去攻击司徒轻烟。

    还好没事,干爷爷还不知道对面司徒轻烟的身份。

    要是她真的因为干爷爷受到重创,先不说苏千绝会如何。

    他们风雨楼接下来将会同时与天道盟与清霜阁不死不休,那事情就真的大条了。

    想到那个之前跟在父亲身后远远看见的那位霸绝天下的男人,路大公子心里就一阵害怕。

    而一边,老头面对苏千绝的连番追问,面子上早已是挂不住,同时也升起一丝怒意。

    “这位小友,老夫离陌阳,方才之事是老夫唐突了,老夫愿意补偿这位小女娃,你看如何?”

    离陌阳自知理亏,所以便显露身份,想借此让对方也退一步。

    离陌阳!

    这个名字让司徒轻烟一惊,这个名字,江湖中人无人不识!

    就如没人会不知道司徒皓月一般。

    苏千绝当然也知道,他对天下群雄了解的不多,只知道至尊榜前十的人。

    而这位叫做离陌阳的老者,赫然便是其中之一。

    排名第八,封号离皇!

    司徒轻烟心下一紧,她知道至尊榜前十代表着什么,面前的这个老头便可以说是江湖的最顶峰!

    不顾危险,司徒轻烟紧张地跑上前拉着苏千绝,口中轻声道:“混球,别再逞能了,你看我现在也没啥事呀,就算了吧。这个老头太强了,你打不过的。”

    苏千绝扭头看着司徒轻烟,温和一笑,摇了摇头。

    “傻妞,我所走之道,没有退路可走。

    既然我一开始就决定找回这个场子,那就一定要找回来。

    这一步若是退了,我的道也就有了尽头。”

    司徒轻烟表情一滞,随后无奈的点了点头。

    她知道自己劝不了苏千绝,想这种为武而生的人,就算是死,也不会让自己的道有裂痕。

    她相信就算是哥哥,在面对这样的情况下,也会选择一战到底。

    心念至此,司徒轻烟也就看开了,江湖就是这样。

    有些事情,你不得不去做。

    有些意气,你不得不去争!

    缓缓退回一旁,司徒轻烟微笑的看着苏千绝。

    苏千绝明白对方的意思,同样还以笑容。

    随后,扭头看向离陌阳,苏千绝的双眼没有退让地盯着对方。

    “离陌阳,离前辈,人总要为自己做出的事负责,不管这件事是有意还是无意,您觉得呢?”

    离陌阳面沉如水,眼中杀意涌现。

    “哦?那……你待如何?”

    苏千绝轻笑一声:“没必要吓我,我也不是吓大的。”

    离陌阳看着满身鲜血的苏千绝,也跟着笑了。

    这个年轻人今天超乎了他太多预料了。

    “没想吓唬你,只是想厚个脸皮,看在老夫是江湖前辈的份上,小友给个面子?”

    离陌阳微笑问道。

    “好啊。”

    苏千绝裂嘴一笑,口中一片血红。

    “前辈自断一指,这件事就过去了。”

    “你如今这模样,我翻手间便可杀你。”

    “你试试。”

    “那就是没得谈了?”

    “你自断一指,我们坐下来慢慢谈。”

    “呵呵……”

    “呵呵……”

    一大一小皆是面带笑容,若不是话里的意思充满了敌意。

    司徒轻烟与路知白还真以为是长辈与自家小辈间的对话。

    想着不能让事态再这样发展下去了,路知白咬咬牙,对着离陌阳说道:“干爷爷,他就是那个苏千绝。”

    还在与苏千绝大眼瞪小眼的离陌阳心神一震,虽然他之前便有所猜测,但还是不相信这个让他都感觉到棘手的年轻人,便是那苏千绝!

    真是后生可谓啊……

    离陌阳在心中感叹,看向苏千绝的目光中蕴含着赞赏。

    他在这个年纪的时候,可做不出这些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转而又看向司徒轻烟,那这个小女娃就是那司徒轻烟了吧。

    离陌阳继续感叹,还好没出事,不然路平生那小子可就头大喽。

    “而且,干爷爷,您……出来几天了?”

    路知白支支吾吾的说道。

    “有几日了,怎么了?”

    “那……您有没有去看最近的榜单呢?”

    “那种糊弄小孩子的鬼东西,谁没事回去看?”

    离陌阳一脸不耐。

    路公子一脸无语,感情这是把自家的产业都给骂了个一文不值啊。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楼里应该是把这小子登榜了吧?那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离陌阳摆摆手随意道。

    “他不止登榜了,还封皇了……”

    “不就是封了皇么,封皇的多了去了,老夫我还是离皇呢,大惊小怪。”

    离陌阳不屑道。

    但是因为好奇,离陌阳又问了一句:“他封的什么皇?”

    路知白看了他一眼,低头小声道:“剑……剑皇。”

    “哦。”

    “等等!剑皇?”

    离陌阳习惯性地点头应了一声,然后又猛地看向一身血衣的苏千绝,嘴里对路知白问道。

    路知白重重点头,虽然一向自诩世界之子路大公子很是不服气。

    但不得不说,剑皇这个封号简直太拉风了。

    暗自握了握拳头,路某人在心里开始埋下了一个努力修炼的种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