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4章 仇眠之名
    步天楼内,江枫与周行相对而坐。

    周行问道:“你神念与无恨宫结界相合,旁人看不仔细的地方你应该看得更加分明,说说看,你看出了什么端倪?”

    江枫沉吟一阵,说道:“无恨宫主对流云无迹出手,是演戏,也不是演戏。流云无迹受伤不假,只不过远不如看上去那般沉重。两人均非无智之人,心中自有利害权衡,我想两人初次交锋时一个眼神交汇,即已达成合作,这就是为何当时流云无迹对阵叶清宫主时会突然转剑指为掌击。

    “除了那七十二人,流云无迹直至最后都没有重伤哪怕一名无恨宫门人,其原因正在于此。说到底,无恨宫主只不过是想保住无恨宫宗门颜面不失,而流云无迹虽然行为偏激,却也只是想了结昔年仇怨。付出七十二个居心叵测之徒的性命,而能卖一个人情给流云无迹,甚至进一步交好文府,叶清身为一宫之主,这点魄力还是有的。

    “无恨宫今日看似损失不小,实则利弊如何,犹未可知,到底不过是双方一场相互成全的无言合作,这也正是结局双方态度违和之处的缘由所在。”

    周行颔首肯定道:“分析得合情合理,未曾疏漏。”

    江枫点点头,忽然皱眉道:“只是我至今仍无法相信,十年来名声盛传的道剑剑生道人竟会与传说中的紫微邪剑是同一人,我曾推断出剑生道人就是流云无迹,却万万没有想到流云无迹就是邪剑。”

    周行和声道:“你心中疑惑何来?”

    江枫说道:“传闻中剑生道人与邪剑的剑意、剑式完全不同,两人出现的时间、地点、踪迹也有着南辕北辙的差异,唯一的交汇点就是十年前的摇光古城,无论从哪方面看,二者都是截然不同的两人。

    “此外,既然邪剑就是流云无迹,那么传闻中文府老府主因其重伤早逝自然也是无端妄测,可是邪剑闯文府是事实,与老府主交锋是事实,重伤而退是事实,老府主突然仙逝同样也是事实,这不就自相矛盾了吗?”

    周行轻声笑道:“真相如何,或许只有亲身一问流云无迹才能知晓。”

    江枫问道:“前辈无法为我释疑吗?”

    周行摇头笑道:“我虽知一二,却不会为你解答,毕竟以流云无迹那乖戾古怪的性情,到时若是提剑把我的周行商行给拆了,我可没处说理去。”

    江枫哈哈一笑附和道:“前辈说笑了。”

    正在江枫与周行说笑谈论时,紫微帝城某处庄园内,任璞瑜的师叔,羽仙道宗内道号“玉琊子”的中年男子正站在房顶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步天楼十层的两人。

    任璞瑜出现在他的身旁,好奇问道:“师叔在看些什么?”

    玉琊子抬手一指,说道:“你看,那人就是周行。”

    “他就是周行商行的商主!”任璞瑜惊异道,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周行的庐山真面目。

    玉琊子颔首轻嗯,皱眉疑惑道:“可是他身旁的那个年轻人又是谁?”

    任璞瑜细细观视后摇头道:“很陌生,未曾在各宗天骄人物中见过。”

    玉琊子道:“来历神秘,但能姿态如此随意地与周行言谈欢笑,必不简单。此子选在此时出现在紫微帝城,多半是为了文武道会而来,璞瑜,你要多留心一二。”

    任璞瑜四下环视一眼,抿唇笑道:“师叔,看来不止你一人注意到这两人,相信自会有人替我们多做留心的。”

    玉琊子无言轻嗯,两人随即跃下房顶,任由其余各方势力继续推测、观察两人,周行早有准备,他们虽能遥望两人言谈,却根本无法知晓他们具体说了什么,更无法读取唇语。

    这也正是玉琊子不愿再在此事上浪费时间的原因。

    半个时辰后,江枫告别周行,独自一人离开步天楼,却未直接返回文府,仍在一路深思流云无迹传闻中的矛盾之处。

    至紫微帝城东郊境域时,江枫忽然驻足止行,原本孤傲的神情中疑色尽散,取而代之的是突然浮现的一抹不耐。

    就在他抬眉的瞬间,只听一道破风声,江枫的身形突然自原地消失,只留下道道残影,出现在后方某处灌木旁,一拳猛然轰下。

    “嘭!”

    原本无人的空地上乍现道道崩解灵纹,一座二品灵阵直接被江枫一拳轰碎,雄浑拳劲势不可挡,全数落在阵中之人的身上。

    那人当即嘴角溢血,连连后退一十八步才勉强停住身形,半跪在地艰难咽下涌至咽喉的腥甜。

    江枫行动未止,脚踏羽痕千落,身形连连腾挪转移,足以比肩丹鼎境中期的肉身宛如一头脱闸猛兽,强势击破一个又一个灵阵结界,不过三息时间,即将暗中隐藏之人全部逼出。

    江枫昂首俯视着眼前被强行显露踪迹的十一人,这些人此刻皆感腑脏震荡,大多已受了轻伤,极不好受。

    “这次只是警告,再有下次,生死自负!”

    江枫冷漠浑厚的声音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边,他们只是想来跟踪探查面前之人的身份来历,谁知此人如此强悍,不仅觉察到他们的暗中跟随,更是仅靠肉身蛮力就击溃他们的灵阵伪装。

    其中一人咬牙沉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究竟是什么人?”

    江枫看着他,蔑笑道:“我认得你,你叫宋元,庆国青地宋氏世家的三公子,前几日在步天楼寻衅江枫不成,反被对方三言两语羞辱一遍。”

    “你……”

    宋元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变换,十分难看,谁知江枫冷笑一声,突然对他出手,宋元急忙一手横臂防御,一手屈指成爪攻向敌人。

    江枫脸上冷笑依旧,右手食指、拇指双指成扣,如青蛇吐信,以迅猛难喻之势瞬间扣住宋元右爪,直接卸掉他的右手关节,随即左腿如狂风卷叶猛然抽出,一脚踢在宋元腹部,将其踢至半空,重重坠地。

    “就凭你们,也配问我的姓名?”

    掸去衣角尘埃,江枫负手信步离去,原地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及一句张狂的话语。

    他们都清楚宋元的实力,在年轻一辈中也算是出类拔萃,但此人自始至终未用半点修为,仅凭武技就如此轻易地将宋元击败,实在给予他们不下冲击。

    众人再次确定族中随行长辈的判断,此人来历绝不简单!

    近城郭处,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突然自一棵树后缓缓走出,截住江枫的去路,来人正是呼延立。

    呼延立双手交叉于胸前,未穿上衣,周身却有一条锁链缠缚,古铜色的肌肤勾勒出道道清晰的肌肉线条,每一寸都蕴藏着可怕的力量。

    “呼延立?”江枫问道。

    呼延立抿唇自信笑道:“正是!你说他们没有资格,我同意,只是不知我在阁下眼中是否够格?”

    江枫撇嘴不屑道:“传闻中金刚不朽的呼延立,其实也不过是一只无依无凭的丧家之犬,只能逢人就摇尾乞怜,四下寻找归处。”

    呼延立凛眉怒目,一步踏出,足下一道尺宽裂痕漫延至江枫脚下,却被江枫冷笑中同样踏出一步,戛然而止。

    “被我说中了痛处,恼羞成怒了?”江枫继续讥笑道。

    呼延立怒意鼎沸,气血如海,周身气息宛如火焰般凝若实质,气势骇人,甚至令江枫在这一瞬产生错觉,他面对不是一个修士,而是一头蛮荒妖兽。

    “咻!”

    破风声乍起,呼延立突然出现在江枫面前,战拳瞬间轰击而来,江枫不闪不避,神色倨傲依旧,举拳迎向这至少比他大上一倍的拳头。

    “轰!”

    一层气浪自两人交手出向四周扩散,临近草木瞬间摧折,两人双足同时下限数寸,裂痕如蛛网漫延八方。

    江枫闷哼一声,收回右拳率先后撤半步,初次试探交锋,他竟落了下风。

    呼延立沉声道:“我改变主意了,我会先将你打倒在地,再问你的名字!”

    “是吗?”江枫不知可否,再次出手进攻,却依旧没有动用修为,只以纯粹的蛮力武技征战。

    “狂妄!”

    呼延立自觉受江枫轻视,怒火更盛,身上锁链铮铮作响,举拳迎战。

    两人瞬息间已交手不下百次,拳影、掌印错影连环,令察觉此处动静围观而来的人群应接不暇,不少人甚至发觉自己尽数捕捉到双方的拳路掌法。

    “此人是谁,竟能与呼延立近身战斗至此境地?”一名围观修士惊异问道。

    “不知,此人似乎是今日才进入紫微帝城的。”

    不少人也对江枫来历好奇,毕竟呼延立名声在外已久,入城后更是连败数位挑战者,风头正盛,不少人甚至已经在心里默认,论近身武战,呼延立已为翘楚。

    然而今日却突然出现一个神秘青年,竟然未用修为就能与呼延立战斗逾百招而不败,实在出乎预料。

    “你武技不弱,但还能在我手下坚持多久?”

    话虽如此,呼延立却越战越心惊,眼前之人的武技在同辈之中已鲜有能及,甚至连肉身的强悍程度也超越了他以往交手的所有敌人,都快比得上他了。

    江枫此时脸上依旧风轻云淡,似乎根本未将呼延立放在眼中,淡然道:“败你,何须动用修为?”

    呼延立怒眉不语,战技挥洒,出手更加凌厉,江枫嘴角一撇,仗着身法避开呼延立全力一击,瞬间闪身至对方身后,聚劲凝拳,顷刻间攻遍呼延立后身所有大穴。

    呼延立迅速转身回击,江枫却身若游鱼,迅捷难挡,不断见招拆招,与呼延立拳脚来往间已攻遍他周身108处大穴。

    他一身能为中最为自满的不是仙术,而是自幼便出类拔萃的武技,与姜凌恒的数日战斗看似单方面被虐,实则对他近身战斗时的反应力和武技运用都有极大助益。

    为避免施展术法过多而暴露真实身份,他始终没有动用修为,此刻所依凭的仍是自身这经过三次淬体的身躯。

    两人转眼已战过三百回合,江枫抽身后撤,胸膛微微起伏,呼延立挥手掸去胸前埃尘,气息依旧沉稳雄浑。

    江枫赞叹道:“我连攻你周身108处大穴,竟然都无法破你的金刚不朽,呼延立名不虚传!”

    毫无疑问,呼延立肉身强度远胜他一筹,但身法却远不如他迅疾,可是没想到以速快攻的方法最终仍是失败了。

    呼延立冷哼道:“我看你还能安之若素到几时。”

    话音方落,呼延立一抹储物戒,一尊一人高的三足两耳圆鼎凭空出现,轰然坠地,道明顿时崩溃龟裂,此鼎之重已超其外表所示,重逾千斤。

    “重黎玄金铁!”

    江枫瞳孔一缩,已认出眼前千斤重鼎的材质,重黎玄金铁比之铁母、铁精更加难寻,坚硬远超玄铁,韧度更胜寒铁,是修真界一等一的仙铁异金。

    同等大小的二者,重黎玄金铁的总量至少是铁精的五倍,换言之,眼前的重鼎至少在五千斤以上。

    只可惜重黎玄金铁铸造困难,虽是稀世罕有,却也是鸡肋之物,世间凡能以重黎玄金铁精细铸器者,无一不是千载难寻的神铸师。

    眼前之鼎虽非精铸,却也是大巧不工,浑然天成,江枫眼中金光一闪,惊觉其中已有道与理交织,此鼎若使用得当,且其主修为境界足够,足以力压世间玄兵。

    “正是重黎玄鼎!”呼延立神情自傲地肯定道。

    江枫如何也没有想到,世间竟会有这等疯子,以如此分量的重黎玄金铁铸造如此一尊大鼎,而呼延立更是疯狂,竟然直接将此鼎作为兵器。

    呼延立傲然道:“此鼎乃我自一处空间秘境中寻得,是一个早已灭亡的铸器宗门的祭祖之物,不过我想同辈之中除了我,应该再无人可将之运用自如!”

    “哼!想摆弄你胜利者的姿态,等胜过我再说!”江枫沉声道,同样孤傲自负。

    在众修惊愕的目光中,江枫顿足一踏,突然疾冲向呼延立,身上仍无半点修为波动,竟要已蛮力硬撼呼延立的重黎玄鼎。

    “此人太过狂妄了吧?!”一人惊呼道。

    “不错!传闻呼延立曾在神海境时以重黎玄鼎强势镇杀一个手持五级玄兵的丹鼎境修士,此人竟想徒手硬撼,莫不是疯了不成?”

    其余人相继附议道:“此人性格狂傲,行事实在太过鲁莽,可惜了。”

    江枫与呼延立一战,双方挥洒武技,直接悍勇之至,令观者亦感酣畅痛快至极,可至此时,几乎每一个人都看好江枫的狂妄无智之举。

    呼延立同样冷然低哼,到了此时此刻,对方竟然还对他如此轻视。

    就在众人心思各异,纷纷摇头惋惜之际,江枫凝神沉目,幻龙游身缠绕右臂,一股缘故洪荒的强悍气息猛然自他身上传来。

    呼延立多年搏杀于生死边际,本能敏感瞬察,霎时汗毛倒竖,气血滚滚,修为晃荡如海奔涌,齐聚双掌之上,猛然拍击在重黎玄鼎之上,竟使三足陷地的鼎身拔地而起,砸向江枫。

    江枫目光紧盯重黎玄鼎,左脚突然前伸定住身形,右拳后缩置于腰间,刹那间聚势巅峰,一拳猛然轰出,龙啸沉吟,与重黎玄鼎撞击在一起。

    “龙拳!!!”

    “吼!”

    “轰!”

    战拳、重鼎碰撞瞬间,天地嗡鸣,鼎身震荡,一股沛然雄力肆掠八方,激起烟尘无尽,刺耳欲穿,围观众修纷纷掩耳痛呼。

    烟尘之中,龙拳战威竟将重黎玄鼎生生震退,反砸向呼延立,呼延立膂力惊人,双臂如撼天之柱,死死抵住砸来的重黎玄鼎,反震之力袭入五脏,令他直感五内震荡,一股腥甜涌上喉咙又被他急忙压下。

    呼延立被强行逼出烟尘之中才停下重黎玄鼎,而江枫借烟尘之掩迅速擦去嘴角溢出的鲜血,借力后跃,脱离烟尘弥漫,几个纵身飘然远去。

    “呼延立,文武道会,仇眠必令你一败涂地!”

    这一日,仇眠之名响彻紫微帝城!

    ……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